57名敢死队员只活了12个人,伍拾五人的敢死队振

作者:www.19461188.com

原标题:57名敢死队员只活了12人:抗战台儿庄血战的1天

1938年3月,一支大刀敢死队在台儿庄战役中痛宰日寇,扭转了战局。这个故事流传至今,许多人都把这支敢死队说成是池峰城师长的第31师,但实则为黄樵松师长的第27师158团7连官兵。

图片 1

3月27日清晨,日军矶谷部63联队攻破台儿庄东北角,我第31师守城官兵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搏杀。双方推进推出,形成拉锯战,我军虽多次奋战,但都没有将日军赶出庄外。全师经过与日军几天的激战,4个团长伤亡了3人;12个营长只活下2人,一线战士亦所剩无几,但他们仍据守庄内一隅,死拼不退。

作者:萨沙

日本电台宣称已将台儿庄全部占领。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当天上午,驻守在台儿庄外黄林村的黄樵松师长命令158团3营副营长时尚彬带领7连、8连增援庄内池峰城守城部队。

【萨沙讲史堂第六百七十八期】(历史系列第281讲)

当7连冲进台儿庄时,先打进庄的8连官兵在日军重机枪狂扫之下已全部阵亡。守城指挥部命令7连承担正面阻击任务。双方每巷必争,每屋必夺,敌进我退,我进敌死,打得十分惨烈。敌我双方交战在一起,敌人的飞机、大炮已无用武之地,战士们以手里的大刀对付日军的刺刀,大显神威。

此时台儿庄附近的孙连仲集团军,伤亡非常大,到了崩溃的边缘。

至31日,7连130余人只幸存下来57人,3个排长全部牺牲,阵地前留下了日军200多具尸体。战局最危急时,日军已占领台儿庄的4/5。此时,双方兵员伤亡惨重,身心疲惫已到了极限。双方的指挥官都清楚,谁能挺到最后,谁就能掌握战场的主动权,赢得最后的胜利。

庄内184团和各股增援的国军,总数不过几百人,几乎全部带伤。

池峰城当机立断,命令7连连长王范堂将仅存的57名战士集中起来,组成敢死队,对日军展开最后搏杀。敢死队员们手持长枪,斜挎大刀,腰里挂满手榴弹,人人一副慷慨悲歌的英雄气概。当宣布敢死队员每人赏大洋30块时,队员个个拒收,一致表示:我们连命都不要了,要钱干什么!

阵地被日军占领了一部分。

当晚,敢死队分成6个战斗小组,摸出西门,在炮火的掩护下,靠近仅一墙之隔的日军阵地。在一阵急促的炮火准备后,王范堂一声令下,敢死队员们一跃而起,跳入墙内与日军厮杀在一起。据王范堂回忆:“此时,容不得敢死队员半点思考,见敌人举刀就砍,听到动静,抬枪就打。不管前面有多大险阻,队员们以必死的信念,只知道一个劲地向前杀,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跟上去。”

经过3日白天一天激战,台儿庄已经被日军占领了三分之二。

经过约1个小时的战斗,日军丢下60多具尸体,狼狈退逃。我敢死队员以44人牺牲,仅13人幸存的代价,一举将日军赶出台儿庄,赢得了整个战局的主动权,奠定了台儿庄会战的胜利基础。

国军庄内残部,被压制在一块狭小的区域,眼见就要全军覆没了。

此时濑谷启少将急于抢功,赶忙发布了第10师团已经攻占台儿庄的声明。

日本同盟社记者在报纸上刊登:山东国军精锐部队已经被击溃,日军将台儿庄完全占领。

让日本军人和记者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声明后来成为一个极大的大笑话。

此时池峰城的31师伤亡超过7成,余者还大多是轻伤员,阵地上几乎没有兵了。

池峰城亲自去阵地巡视,发现阵地上幸存国军战士各个疲惫不堪,东倒西歪的躺在战壕上。

长达二周的激战,白天抵抗日军进攻,晚上还要主动进攻肉搏,他们已经劳累到了极点。

由于日军火力封锁,守军每天顶多吃一顿饭,伤员也送不下去。伤员缺乏医疗,又饿又累又伤,情况相当悲壮。

池峰城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军,目睹这样的战况,也大为震惊。他认为如果继续打下去,恐怕1到2天内31师就会全军覆没。

他电话给孙连仲求援,要求放弃台儿庄撤退到大运河南边去。

没想到,孙连仲大声吼道:什么?你要撤退?好啊,如果你撤退,就带着脑袋来见我(被枪毙的意思),我就提着脑袋去见李长官(李宗仁)!

池峰城只好挂断电话。

虽然这样训斥池峰城,孙连仲自己的想法也跟池差不多。

这样打下去,跟随他10年的子弟兵,恐怕一个也别想活命。

孙连仲这支西北军,也就完了。

他电话给李宗仁,恳求道:目前第2集团军伤亡超过7成,眼见就拼光了。能否让第2集团军退到运河南边去,给我们西北军留一点种子,这也是长官您的大恩大德!

李宗仁知道汤恩伯已经全面反攻,日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坚定的说:战役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现在就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五分钟。汤恩伯军团明天就可以杀到台儿庄,你的第2集团军绝对不允许撤退。我明天会亲自到台儿庄督战!

听到李宗仁如此坚定地口气,孙连仲也毫不犹豫的说:请李长官放心,我们第2集团军一定坚持住,整个集团军打完拼光为止。

顿了一顿,李宗仁又说:我知道你们很艰难,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明天。你把剩下的预备队全部用上。根据我的经验,你们不但要守住,还要主动出击。光是被动挨打,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日军现在也已经筋疲力尽,反攻还是有希望获胜的,赶快使用预备队!

孙连仲呼呼喘着粗气说:仗打到这个地步(已经伤亡七成),哪还有什么预备队可用!我的警卫营都上前线了。

李宗仁果断说:你召集所有能动的士兵,包括勤务兵、炊事员、马夫、担架兵,全部给我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拨给你们十万大洋巨款。

孙连仲只得同意了。

他放下电话召集身边的军官们说:李长官命令我们死守,不允许一兵一卒后撤。你们听好了,如果当兵的死光了,你们就去填上。如果你们都填光了,老子就来填。一个集团军打完为止,绝对不后撤!有敢退过运河者,不管军衔,一律杀无赦!

孙连仲命令池峰城师长,立即炸毁台儿庄南边大运河的浮桥,断绝庄内官兵后退的道路,背水一战。

图片 2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种就杀光整个台儿庄的国军,不然就别想占领台儿庄。

池峰城立即拆毁了运河浮桥,派兵架起机枪把守。只要有人试图通过,一律开枪射杀。

可是对于组织敢死队反击台儿庄内的日军,池峰城感到非常困难。

庄内国军已经筋疲力尽,用尽一切力量勉强守住了三分之一的庄内阵地。

庄内总指挥184团团长王冠五估计,日军再这样进攻一天,庄内国军肯定全军覆没,一人也不会幸存。

拼命防守尚且不能成功,如何谈得上主动进攻呢?

让池峰城没有想到的是,国军们却自告奋勇主动进攻。

庄内的国军守军,本来也就没准备活着离开台儿庄。知道浮桥被拆毁以后,他们都报了和日军血战到底的决心。

池峰城命令代理团长王冠五组织敢死队,战士们很快都知道这个消息。

之前率领一个连敢死队杀入庄内的连长王范堂,把仅存的班、排长叫到一起,通报了现在的战局。王范堂这个连本来有150人,经过激战仅剩57人了。

还没等王范堂说完,他手下英勇的班、排长们齐声说:王连长,我们听你的!我们都要求参加敢死队。

王范堂立即去找王冠五请战!

王冠五正在和仵德厚营长,商量敢死队要怎么打。

两人听到王范堂主动请战以后,都大为感动。

王冠五双手握住他的手说:好兄弟,祝你好运!

仵德厚说:王连长,我跟你们一起参加敢死队。

要知道,仅仅几天前,仵德厚也率领的40人的敢死队冲入庄内。经过激战这40人,仅剩不到20人幸存。

王冠五召集所有敢死队员,按照池峰城的命令每个人发给一些大洋,作为奖赏。

这也是西北军敢死队的惯例。

在当年西北军参加敢死队的,多是最穷的人。他们在军阀混战中拼命,就为了多赚几个钱,用命去换钱。

没想到是,这次却不一样。

敢死队员接到钱以后,纷纷将闪亮的大洋扔在地上。

王冠五当场愣住,以为这些人不愿意出击,不愿意拿钱。

没想到这些敢死队员却纷纷说:王团长,我们连命都不要了,还要钱干什么?留着这些钱,将来给我们盖一个纪念碑吧。

于是,在仵德厚和王范堂的率领下,敢死队员们腰上挂着手榴弹,挥舞着大刀,趁着夜色猛扑日军阵地。

庄内的日军此时各个疲惫不堪,昏昏入睡。他们知道庄内国军只剩几百残兵,根本没有主动进攻的能力。

此次国军敢死队的突击,对日军来说如同一个重锤。

仵德厚和王范堂这些敢死队员,沿着街道向所有日军据点猛烈进攻。

仵德厚率领一部敢死队,进攻日军最多的庄内东部。

有的敢死队拿起大刀,冲入房屋和日军砍杀;有的敢死队员怕肉搏杀不了几个日军,干脆冲入日军固守的房子,直接拉响身上的集束手榴弹。整个房子被炸倒,房里的十多名日军自然也都炸死了!

国军台儿庄周围全部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使用所有剩余弹药猛烈开火掩护,各种炮弹猛烈砸向日军。

战斗中,国军敢死队员迎着日军机枪火力猛冲,几乎不做隐蔽。

这股日军比较顽强,他们坚守不退。

仵德厚率领敢死队员,反复冲锋六七次,终于占领了东部大部分阵地。

期间一些房子攻不进去,只能攀爬上屋顶。

战士们并没有云梯,只能依靠人用身体搭乘人梯。

图片 3

在日军猛烈的机枪火力下,敢死队员们只能搭乘人梯,另一些踩着人梯爬入屋内。

这十万分危险的。

不但爬入房子的敢死队员随时可能中弹,目标极为明显的人梯更是活靶子。

每分钟,战士们都有中弹几十发的可能。

仗打到这种地步,什么也顾不了啦。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跟日军拼了。

就这样,东北角的日军几乎被歼灭殆尽!

仵德厚最初带进庄内的40人敢死队员,经过这一战仅有3人幸存。

王范堂奉命率领他连的57人,猛攻西北角的日军。

西北角日军固守时间已经很长,机枪和掷弹筒火力完全封锁了各条街道,正面冲锋不存在成功的可能。

王范堂把57人编成六个小组,每组配足手榴弹,携云梯一架,从侧翼进攻。

傍晚,敢死队员饱餐之后,王范堂带领大家宣誓:为国杀敌,不成功便成仁!杀啊!

送行人员无不热泪盈眶。

宣誓完毕,人人脖围白毛巾,撤出阵地,越过护城河,绕行到西北角城墙外。

各小组查看地形,选择架设云梯的地 点。

国军炮火一停,六架云梯竖了起来。

王范堂率先攀上城头。正在此时,一颗流弹飞来,王范堂只觉面部一麻,一个跟头摔了下来。

图片 4

王范堂在脸上一摸,脸上没有窟窿,只有下巴破了一道口子。

他顾不上包扎,重新攀上城头。他组织战士们,向城下鬼子阵地狠狠地摔出百多个手榴弹。日军万没想到会有敢死队,会从后面摸上来,被炸得血肉横飞。

此时,敢死队员端着刺刀冲下去,一阵猛打猛杀,消灭了大部分敌人。

战至天亮,西北角阵地被全部夺回。57名敢死队员,仅存连长王范堂和班长杨长炳及战士共12人,其余全部壮烈殉国了。

这种拼命的打法,完全超出日军所能抵抗的极限。

他们不但肉体上,最主要是精神上实在无法招架,一下子全线溃败下去。

被日军攻占的三分之二的台儿庄,居然一下子被收复一大半,仅剩北门一角还有日军盘踞。

台儿庄战役结束后,仵德厚被升任176团团长。

图片 5

仵老在临终前回顾自己一生:我一生最奇怪的是,经历了那么多次必死的战斗,我居然都没有死!

在回忆起牺牲在台儿庄内的敢死队战友们,94岁的仵德厚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每一次战斗下来的时候,自己觉得和自己在一块儿的弟兄,多年的弟兄,最后牺牲了。他们是为国家,他们死的有价值,我没有死。几千人跟着我干,跟着我送了命,我自己怎么能不难过。

对于此次敢死突袭,当时的7连连长王范堂,在几十年后的风烛残年仍然激动说道:恍惚之间45年已经过去,当年战场上弥漫的笑颜,呼啸的枪弹,横飞的血肉却历历在目。特别是那些为保卫台儿庄而英勇捐躯的阵亡将士,他们的英灵一直激励着我走过了以后几十年的坎坷道路!

图片 6

------------最著名的一张新闻照,国军收复台儿庄。但台儿庄战役只是徐州会战的一部分,整个抗战中有22次徐州会战这种规模的大决战,还有无数困难等待这国军战士们!

图片 7

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青天壮志耀白日,血染山河满地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