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戏表现被狙杀,日军战神在防区光彩夺目

作者:www.19461188.com

责任编辑:

饭冢只扣着个钢盔,赤膊根本没穿军服,几个老兵也辨不出他的身份,但是看他耀武扬威的样子,一致觉得这赤膊鬼子太猖狂了。老兵油子枪法好,说着说着就动了真格的,把枪一摘就瞄上了。

记录抗日战争场景的油画

38式步枪其实还有一个缺点,由于穿透性强导致杀伤力不足,通常被38式步枪击中后子弹会直接射穿身体,很少出现弹头翻滚等情况,抗战时国军将领李仙洲就曾经被38式步枪击中胸部后还能继续指挥。然而我们的饭冢“菌神”却被一枪直接命中心脏,当场就见了天照大神。饭冢就这样死在了日军记者面前,歌颂“蝗军”威武军神的文章成为了悼文《呜呼,饭冢部队长》。而如今,饭冢国五郎的墓碑还埋在庐山秀峰景区里,成为了日本侵华罪行的铁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是在武汉会战前期,1938年9月3日,小悮一行到庐山前线采访饭冢。

这个饭冢国五郎这家伙长得面目狰狞,加上满脸大胡子,所以看上去十分凶狠。在日本国内,他的名气可不比阿部规秀小多少。有段日子东京各大影院连续播出他的战场录影,因此他也被日本国内称之为“军神饭冢国五郎”。

在附近的日本另一个臭名昭著的“笔部队”的记者听闻“军神”就在庐山一带,便带着相机跑到了饭冢部队的驻地,这位记者打算采访一下大名鼎鼎的军神,顺便写上几篇歌颂“蝗军”英勇作战的文章,再配上“军神”威武风姿的照片,文章一旦传回国内,必然会鼓励更多的日本人投身入大东亚共荣的“圣战”当中。饭冢由于连日征战,双眼满是血丝,胡子拉碴。一副狰狞恐怖的形象,日本记者看见饭冢这幅尊荣,觉得这才是“蝗军”军神应有的形象,便一再怂恿饭冢摆几个威武的造型,好拍下军神的照片传回国内供国民观瞻。

图片 1

原标题:死的最窝囊的日本“军神”:拍照显摆被狙杀,墓碑全是尿渍

在阵地前耀武扬威的“军神”

图片 2

记录饭冢国五郎死的日本报纸

原标题:日军战神在阵地炫耀,却成了活靶子,中国士兵600米外将其狙杀

这位哨长的理解是有科学依据的。三八式步枪的标尺射击2400米,而汉阳造只有2000米,三八式步枪子弹初速760米/秒,汉阳造是600米/秒。更重要的是日本工业技术发达,因此制造工艺精良,汉阳造的设计虽然不错,材质和制作水平则无法与三八枪相比,理论上有效射程600米,实际那是样枪的数据,发到士兵手里的,能打四五百米就不错。而三八枪的弹道,无风天气在800米上取准依然相当准确。淞沪战役,装备汉阳造的国军结壕阻击装备三八枪的日军,没少吃射程近的亏。

哨兵班长赶紧把几个老兵拦下,给他们看饭冢国五郎的表演。几个老兵尽管辨不出他的身份,但是看他耀武扬威的样子,觉得这赤膊鬼子太猖狂了。老兵油子枪法好,说着就动了真格的,从身上把枪一摘就瞄上了。

图片 3

图片 4

在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有不少日本中高级将领被中国军队击毙。尽管这些中高级军官死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大多数好歹死的也不算窝囊。可是中有一位号称“军神”的日本联队长,死的方法堪称是最窝囊。他就是当年侵华日军101师团101联队的联队长,饭冢国五郎大佐(死后被追授少将)。

日军90式钢盔

这时候,饭冢的采访已经到了尾声,正在和记者们道别。不知怎么的,饭冢聊起了他的前任、也是好友的加纳治雄(原101联队联队长,1937年8月在大场和国军88师交战时阵亡)。他说,听说加纳死后阴魂不散,常常在家里闹鬼,自己要是战死了,希望不会像加纳那样,一定安安静静的。

碰巧的是,那几个哨兵瞧见有几个老兵晃晃荡荡沿着战壕走过来了。而他们背的可不是汉阳造,而是日本造的三八大盖儿。日本造的三八大盖子弹穿透力强、射程远,比汉阳造好不是一星半点。

1938年7月30日,为了策应会战主战场,打通武汉西南的通道,进而包围武汉,侵华日军派遣101师团进攻九江。本文的主角,被日军称之为“军神”的饭冢国五郎大佐(相当于上校)率领101旅团由鄱阳湖登陆后,进犯九江一线。101旅团在登陆以后一直遭到国军25军的部队阻击,损失了不少人。其后国军部队主动后撤,诱敌深入,在庐山一带部署了防线,饭冢国五郎率部一路追击,不想一头扎进了我军布置的防线里。

当时日军钢盔的涂漆有些问题,华中正是炎热季节,长期暴晒,偶尔又是一场大雨,使用久了,钢盔的绿漆剥落,露出钢底,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于是,中国哨兵就发现远处有一个灯泡似的东西在那里又蹿又跳,定睛细看 哦,是个鬼子啊!

在武汉会战期间,饭冢国五郎率领部队进攻中国军队在庐山的防线。而庐山一线中国军队奋勇抵抗,巧妙利用地形与日军顽强周旋。日军虽然装备精良,无奈庐山形状雄奇,道路险峻。饭冢国五郎面对的中国军队是陆军160师,这是广东粤军的一支精兵。双方浴血苦战,饭冢国五郎连续发动了15次进攻,损兵折将不少但依然无法拿下中国军队的防线。

饭冢经不起吹捧,在阵地前找了一个小高地,脱下上衣,扣上一顶钢盔,挥舞着战刀在高地前摆出了各种各样威武雄壮的造型。他似乎忘了对面不远处就是国军的阵地。饭冢头戴的钢盔由于使用时间较长,漆皮已经掉落。露出里面的钢底,在太阳下熠熠生辉。大白天跟个强光灯泡一样,国军哨兵注意到了饭冢,按理说日军阵地上不止一个人戴着钢盔,但是饭冢拿着指挥刀站在小高地上下挥舞的嚣张样在国军哨兵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哨兵决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在阵前摆造型的小鬼子。

1938年参加万家岭战役、又名:德安战役,8月23日,被第三十七军团长兼第二十五军长王敬久军团及52师冷欣歼灭日军骑兵、步兵、炮兵;另外在隘口、黄塘埔一线,被第二十八军团长兼第66军叶肇率一五九师、预备师2个师包围消灭日军第101联队步兵3千余人;另一方面,在牛毛尖、钵盂山留守日军辎重兵第101联队、工兵第101联队被国民革命军第66军第一六O师华振中少将伏击,日军第101联队、第103联队及其大中小队彻底消失,全军覆没。后因第27师团支援,勉强逃过全师团遭歼灭的命运。饭冢国五郎 陆军少将(追授)第101师团第101联队长 1938.9.3 德安战死长谷川幸造 大佐 第101师团第103联队长 1938.9.29 江西战死

后来这老鬼子死后被葬在了庐山,前几年有人在庐山发现了他的墓碑。而在他的墓碑周围,遍地大小便的痕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哨兵拿起了手中的汉阳造步枪,瞄了一下,但是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汉阳造的有效射程。也是天要亡 “军神”。此时恰好一队老兵走了过来,老兵身上背着的是缴获日本的38式步枪。38式步枪有着射程远、精度高的优点,用它来打眼前的小鬼子再好不过。哨兵借过步枪,把标尺调在600米,稳了稳呼吸,轻扣扳机,只听一声枪响,对面的鬼子应声倒下。

钢盔反光暴露了饭冢的目标,算是这铁帽给日军带来的又一个悲剧吧。不过这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直到太平洋战争逐岛争夺,日军才用在钢盔上涂抹煤焦油的方式多少改进了其反光性能。

日本记者的眼光就是和常人不一样,他们认为战场上蓄须的军人有独特的魅力,于是就建议饭冢给比画几个姿势,给东京的老乡看看。

饭冢国五郎

记者的眼光就是和常人不一样,战场上蓄须的军人有独特的魅力,于是小悮就建议饭冢给他们比画几个Pose,给东京的老乡看看。

因为苦战,饭冢国五郎晒得极黑。其眼睛里全是血丝,胡子已经多日不刮,显得相貌狰狞。尤其是天气酷热,他上身赤裸,显得颇为凶猛。然而就是这样的形象,被前来采访的日本记者看中了。

图片 5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6

1938年6月,日军为扩大侵略战争,打断中国抗战中轴线,大本营集中了在华中地区的14个师团将近40万人的兵力,兵峰直指武汉,企图迫使国民政府投降。由于南京保卫战失利后,国民政府已经将部分机构迁移到武汉,武汉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为此蒋介石特别成立了第九战区,由陈诚任战区司令,第九战区与第五战区国军将近100万兵力沿长江沿线布防,武汉会战---这场关乎武汉生死存亡,关乎中国抗战走向的生死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那哨兵班长看着鬼子耍酷正又堵气又没辙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为什么眼前一亮呢?哨兵班长正看着饭冢咬牙呢,就瞧见几个老兵晃晃荡荡沿着战壕走过来了,他们背的可不是汉阳造,而是三八大盖儿。

看见是看见了,中国兵也没什么办法。因为距离太远,哨兵手里没炮,手里的汉阳造步枪又够不着。但几个哨兵看着饭冢表演,越看越别扭。所以大家一致认为这鬼子太出风头了,得想办法教训教训他。

饭冢的墓碑

饭冢挨上一枪就送命的概率不高。射程虽远,三八枪子弹穿透性太好,一打俩眼儿,不容易造成致命伤。忻口战役国军李仙洲军长被日军一枪击中,洞穿胸部,前后透亮,还在和人聊天呢,根本没觉察到自己负伤。但是给饭冢这一枪,打得实在是忒准了。附近的日本兵赶来救护,发现这一枪正从饭冢的心窝穿过,把心脏都打穿了(也有日方记载是中了两枪),奥运会射击冠军的水平。

这时候,饭冢的采访已经到了尾声,正在和记者们道别。而他也准备往回走,但就是一个转身,正好把一个大光膀子亮出来了。

图片 7

按说,做到联队长,手下好几千人,没事儿扣钢盔在第一线摆酷的机会不是很多。不幸的是饭冢的命比较奇,自己不用操心,有人来催他摆酷了。

图片 8

图片 9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发生了。这个高地虽然适合拍摄,却在中国阵地对面。而且,对面高地上就有160师一个哨所。饭冢的“外景地”(秀峰寺西方高地)正在哨兵的视线之内。视线内也就罢了,视线内的目标太多,中国哨兵也未必注意得到。但是日本记者为了表现效果,给饭冢扣上了一顶钢盔!

被几个记者一捧,饭冢国五郎推辞不过,记者们选了附近一个比较符合战场气氛的高地,饭冢拔出指挥刀,又吼又叫,又蹿又跳。

图片 10

关于钢盔,比较离奇的,大概要算日军“军神”饭冢国五郎的死了。

“窝囊死”的饭冢国五郎

被几个记者一捧,饭冢推辞不过,记者们选了附近一个比较符合战场气氛的高地,饭冢拔出指挥刀,又吼又叫,又蹿又跳,记者们的胶卷很快拍完了,大家都很满意。后来从片子效果看,这拍摄效果的确不错,如果饭冢活到战后,可以考虑去演电影。

责任编辑:

三八大盖儿,即日本造三八式步枪,因为枪机上有一个防尘罩而得名,侵华日军步兵的标准装备,射程远,射击精度高,饭冢所在的那个高地,汉阳造打不着,三八枪的射程可是正好合适。

网上流传的饭冢国五郎的墓碑

这时候,那老兵也瞄好了,一扣扳机,“砰”,饭冢应声而倒。

图片 11

图片 12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发生了。这个高地虽然适合拍摄,却在中国阵地对面。而且对面高地上就有160师一个哨所,饭冢国五郎的一举一动正在哨兵的视线之内。在视线内也就罢了,视线内的目标太多,中国哨兵也未必注意得到。但是日本记者为了表现效果,给饭冢国五郎扣上了一顶钢盔!

饭冢国五郎,日本陆军少将(特晋),101师团101联队联队长。战中有一段时间,日本东京各大电影院连续放映“军神饭冢联队长”的战地录影。这老鬼子相貌狰狞,胡子拉碴顶着个破钢盔,挥战刀又冲又杀的,上镜得很。

图片 13

这位哨兵班长赶紧把几个老兵拦下,给他们看饭冢的表演。哪儿?喏,就是那个一闪一闪发亮的东西。

当时日军钢盔的涂漆有些问题,加上华中的炎热的季节,钢盔在暴晒加雨淋中上面的绿漆剥落露出钢底。而且这个钢盔的钢底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于是中国哨兵就发现远处有一个灯泡似的东西在那里又蹿又跳。后来他们定睛细看:哦?原来是个鬼子啊!

庐山一线中国军队奋勇抵抗,巧妙利用地形与日军顽强周旋。日军虽然装备精良,无奈庐山是李四光特别偏爱的那种冰川造山,形状雄奇,道路险峻,中国军队把迫击炮搬上山顶,日军形容中国军队的迫击炮“如同雨点从天而降”。这战斗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饭冢面对的中国军队是陆军160师,这是广东粤军唯一一支也戴钢盔的部队,从这个特点也可以明白这绝对是一支精兵。双方在东孤岭浴血苦战,饭冢连续发动了15次进攻,依然无法拿下中国军队的防线,损兵折将。

随着“砰”的一声枪响,饭冢应声而倒。按理说在这个距离上饭冢挨上一枪就送命的概率不高,因为三八大盖射程远、穿透力强,但杀伤力却不大。但该着这个老鬼子命从此该绝,因为那一枪刚好从饭冢团五郎的心窝穿过,直接就把把心脏都打穿了。

被击毙过程

大家听了哈哈一笑,记者们作别下山。饭冢也准备往回走,一转身,正好把一个大光膀子亮给国军了。

钢盔给日军带来的又一个悲剧

看见是看见了,中国兵也没什么办法,距离太远,中国军队手里没炮,汉阳造又够不着。几个哨兵看着饭冢表演,越看越别扭,弟兄们一致认为,这鬼子太出风头了,得教训教训他。

所以,采访的时候,饭冢诉苦极多。按说,离军神的标准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儿。不过,饭冢的形象很吸引小悮。因为苦战,饭冢晒得极黑,眼睛里全是血丝,胡子已经多日不刮,显得相貌狰狞。尤其是天气酷热,他上身赤裸,显得颇为凶猛。

来的就是日本著名战地记者小悮行男。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