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预世界二战自杀式轰炸东京(Tokyo)行动,巴塞

作者:www.19461188.com

图片 1

美军中校柯尔(Dick Cole)曾参与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当时驾驶B-25轰炸机,对日本进行自杀轰炸任务的杜立德空袭队(Doolittle Raiders)仅存的队员。今日美国空军参谋长古德芬(David L. Goldfein)发推特证实柯尔已经过世,享嵩寿103岁。


日军俘虏排队领取生活必需品

图片 2

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依靠突袭战术,迅速占领东南亚,俘获了美英澳荷等国盟军战士数十万人,其中在攻陷新加坡一战中,英军投降者多达13万人。此战被日本军国主义者鼓吹为“有色人种对白种人的最大胜利”。战争初期,这些战俘被临时安置在新加坡、菲律宾及香港等地的临时战俘安置所。随后,日军将盟军战俘逐步、分批送往日本的仙台、福冈、大阪、名古屋、东京、广岛以及被日军占领下的沈阳、上海、台湾和朝鲜等地设立的战俘集中营,受到非人的虐待。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加之需要弥补劳动力的日益缺乏,日军逐渐将盟军战俘从南向北转移,而运送战俘的工具多为船舶。在运输途中,运俘船只多受到盟军飞机、军舰、潜艇袭击,很多被击中、击沉,发生了很多惨剧。

根据《CNN》报导,杜立德空袭队由80位自愿的勇敢飞官组成,是一项「只去无回」的自杀攻击。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击沉及重创美军8艘战舰、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摧毁188架战机,造成2403人死亡,瘫痪美国海军。4个月后,杜立德空袭队发动反击,16架每架载有5名成员的B-25轰炸机从航空母舰「大黄蜂号」(USS Hornet CV-8)甲板起飞,对日本东京发动自杀轰炸攻击。

1942年10月,一艘满载1816名英军战俘的日本船在舟山海域沉没,日军疯狂射杀落水的战俘,是中国渔民冒着生命危险救出300多名英国军人。上周末,浙江省档案馆首次公开相关档案——

中国人民素来以宽厚、人道着称于世。除了国共两党有组织的营救行动外,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百姓自发自愿地组织起来,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营救奇迹。除上述里斯本丸营救事件外,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1944年,一艘满载1805名美国战俘的日本5000吨级货轮被美国潜艇鲨鱼Ⅱ号击沉,船上只有5名美国战俘生还,其中格雷夫中士和迈耶下士两人被中国渔民冒着被日军巡逻艇发现的危险救起,并被连夜安全送到国民政府控制区域。而在着名的美国首次空袭东京事件中,按照原定计划,杜立德率领的轰炸机编队在完成轰炸日本本土任务后,应飞往1100海里外的中国南昌和丽水机场降落。参加行动的16架轰炸机中1架因燃油不足向北飞去,降落在苏联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其机组成员一年后经伊朗回国。其余75名机组成员驾驶15架飞机飞入中国大陆后,也因燃油不足和天黑、大雾等因素,被迫迫降或跳伞。其中3人在迫降时丧生,8人因降落在日占区被俘。包括杜立德在内的其余机组成员在中国抗日军民的拼死救援下,平安脱险,被转移至大后方。

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的官网表示,在这次活动之前,从未有中型轰炸机从航舰上起飞。馆方指出,虽然这次出击只造成了轻微的伤害,但是震慑日本民众,让曾承诺「日本国土不会再受攻击」的日本领导人颜面无光,更让原本跌落谷底的美国军民士气大幅提升。

今年,国际社会将隆重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4月2日晚,一位研究“二战”时期重要历史事件——“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的英国学者托尼,来到浙江舟山,实地了解当年沉船事件中的历史信息,随后将赶赴杭州,到浙江省档案馆查阅相关档案。4月1日,浙江省档案馆将这组形成于57年前的珍贵历史档案公开披露。

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深深植入盟军将士的心中。2005年8月,作为里斯本丸事件的幸存者之一、年已87岁高龄的查尔斯·佐敦登上浙江省舟山市东极岛,与当年英勇救助他们的渔民代表热烈拥抱,亲切座谈,并互赠纪念品。佐敦说:“如果没有东极渔民的舍生救助,我不可能回到英国并组建家庭,也不可能今日重返东极向救命恩人亲口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善良,谢谢你们的勇敢!”

报导指出,2017年,柯尔对于这项行动曾表示「我感觉很好,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事」,他也表示,当初由于燃料不足,他们被迫降落在中国。他跳伞降落在一棵松树上,并在那过夜,最后被中国民众发现,并带他与该行动的指挥官杜立德(James Doolittle)会合。

60多年前,这艘满载1816名英军战俘的日本船只——“里斯本丸”,在浙江舟山附近海域遭到美国潜艇鱼雷攻击沉没。舟山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救出了300多名英国军人,并在日军的大规模搜查中保护、营救了3名英国人。这组重要而又珍贵的历史档案不仅见证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更记录了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民对日军战俘也采取了“以德报怨”的态度。中共特别注意在思想上对日军战俘实行感化教育政策,创办了“日本工农学校”,让大部分日军战俘从内心认识到他们真正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在生活上,我八路军官兵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日军战俘则尽量供应大米、白面,并想方设法弄些鸡鱼猪肉,在一般情况下,每天两餐有大米、白面,有时还买些水果、白糖供给日俘。就餐时尽量照顾日俘习惯,采取套餐方式分配。彭德怀副总司令很关照日俘洗澡的习惯,要求各部队积极创造条件解决日俘的洗澡问题。而国民党方面设在宝鸡的第一战俘收容所、雅号“和平村”的第二战俘收容所,也对日军战俘思想改造工作起了很大作用,被很多日军战俘称之为“第二故乡”。

图片 3

档案

当时,指挥官杜立德来到飞机残骸旁,告诉幸存者「任务失败了」,并认为自己会受到军事法庭审判。而根据维基百科,在这次行动中,有3人丧生、1架往苏联的机上5名机组人员遭扣押并被拘禁、64人被中国的抗日军民救助,最后辗转回到美国。1人被日军杀害,另外2名飞行员在中国海岸迫降时牺牲。回到美国的飞行员们不久又重返战场,其中12人在战斗中殉职。

“打开”57年前尘封历史

战争结束后,当时的机组人员恢复平民生活,他们每年举行一次聚会,每人在聚会上都有一个写著名字的专属高脚杯,若有人逝世,他专属的高脚杯就会被翻过来。2013年仅剩4名突袭者存活,2016年6月,科尔成为最后幸存队员。今日,美空军参谋长古德芬发推特表示,「柯尔中校已与杜立德空袭队的战友们团聚,永远在天空翱翔了。」

在浙江省档案馆的特藏室内,保存着一组形成于57年前、编号为L030—236的历史档案。打开这一卷宗档案的封面,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第一份档案,是一封全部用英文撰写的电传信件。此信是当时(1948年4月12日)的英国驻华大使写给当时中国外交部的。主要内容如下:

——战争期间,一艘日本的船只“里斯本丸”号曾运载着2000名英国战俘,从香港前往日本。1942年10月2日,该船行驶到舟山

< 1 > < 2 >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