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切川普韦德国际1946英国,有何国家到场

作者:韦德国际1946

专家视线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前景如何 特朗普总统上任后不久就宣布,结束前任总统奥巴马确立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与此同时,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兵力部署仍在加强,美军与区域内国家的联合军演更加频密。这让人疑惑,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是什么?

韦德国际1946英国 1

“印太”一词随着美国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开始流行起来。11月 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商界领袖峰会上再次表示,美国支持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并强调“印太”地区将对促进美国经济繁荣发挥重要作用。第三,美国“印太”战略,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区域之间构建一个制衡中国发展的长期战略弧,实现以美国为主导的在经济、政治、气候、军事、文化等领域的两洋联动新机制。长期以来,美国认为印度崛起符合其战略利益,特朗普提出“印太”概念,其用意就是希望协助印度走进亚太地区,培养印度成为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帮手。

韦德国际1946英国 2

  专家视线

战略;特朗普;亚洲;构想;形成;重返;建立;平衡;美国总统;区域合作

特朗普在会谈中。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前景如何

“印太”一词随着美国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开始流行起来。

这一谜底在特朗普的东亚之旅中终于揭晓——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从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拓展为新提出的“印太战略”。 “印太战略”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延伸与拓展 11月5日,特朗普总统飞抵日本东京的横田美军基地,随即向近2000名驻日美军官兵和部分日本自卫队队员发表演讲。特朗普第一次向外界描述了他的“印太战略”构想:“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许多国家的繁荣,得益于美国现役军人和我们的盟友所作出的牺牲,还将得益于你们一如既往的牺牲。” “我们将与朋友和盟友合作,寻求一个自由而开放的‘印太’地区。”“当你们和美国人民一道在整个‘印太’地区,目睹到自由和独立国家的国旗时,你们要……为你们所提供的安全保障自豪。” 次日,特朗普与安倍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他开宗明义地表示:“正如你们所知,这是我就任总统以来第一次访问‘印太’地区。”实际上,特朗普此行并未涉足印度或者印度洋,他这么强调“印太”地区,无非是想表明对“印太战略”的认同。而他的演讲可谓对“印太战略”公开、庄重地正式宣示。 “印太”是指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地理空间概念。近年来,中印经济崛起及其带来的海上贸易,使印度洋、太平洋海上通道对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印太”地区有世界近一半人口,囊括充满活力的东北亚、东南亚以及资源丰富的中东和非洲,还包含了世界上几个全球商贸咽喉要道。在地缘战略上,“印太战略”是一个将“西太平洋和印度洋视为一个战略弧”的体系。传统观念中,太平洋和印度洋各自独立,但地区局势新的发展开始激发一种将太平洋与印度洋看作整体的战略视角。 目前,“印太”地区已成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全球消费品的主要产地。新世纪以来,印度崛起成为新兴大国之一,影响力迅速超出南亚。印度经济在过去10多年保持高速增长,GDP在过去的20年增长了9倍。同时,印度洋正成为世界最繁忙和最具战略意义的贸易走廊。世界三分之一的大宗商品和约三分之二海运石油经过印度洋。为维护在这一地区的战略利益,世界主要国家纷纷挺进印度洋。 小布什时期美国的亚太政策视野开始涉及中亚和南亚,奥巴马政府更是明确地将南亚次大陆包括进来,美国积极鼓励、支持印度参与东亚事务,并把在西太平洋尤其是东南亚的军事部署与印度洋的安全形势联系起来。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将“亚太再平衡战略”重点前移南亚,开始形成“印太战略”布局。从这一点上来说,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延伸与拓展。 “印太战略”有哪些国家参与 美国虽然不是“印太”和“印太战略”的最先提出者,但它毫无疑问是主导者。2010年10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夏威夷州首府火奴鲁鲁表示:“我们正扩大与印度海军在太平洋的合作,因为我们理解‘印太’盆地对全球贸易和商业的重要性。” 一年后,希拉里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中写道:“我们正将与澳大利亚的联盟关系从太平洋伙伴扩展为‘印太’伙伴。”2012年1月,美国国防部公布的《战略指南》指出,“美国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不可分割地维系于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的这一弧形地带的事态发展。” 美国的“印太战略”离不开盟友的参与。其中,日本是积极支持者和大力推动者,日本是亚洲国家中对中国崛起最敏感的,在围堵中国的序列里也最积极。2007年8月,第一次被选为首相的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在印度国会发表了题为《两洋交汇》的演讲,称“太平洋和印度洋正作为自由和繁荣之海带来充满活力的联结,一个打破地理疆界的‘扩大的亚洲’开始形成”。安倍政府还提出了旨在针对中国的美、日、印、澳“四国集团”倡议,后因印、澳担心过分刺激中国而被搁置。 此次与特朗普共同会见记者时,安倍借助特朗普的到访继续推销“印太战略”:“‘印太’这一覆盖了整个亚太地区,穿过印度洋,直达中东和非洲的广袤地域,是世界经济增长中心。我们认为,维护和加强自由开放的海洋秩序对该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我们同意加强合作,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 在地图上,“印太”地区涵盖的区域是一个弧形,印度和日本是这个“战略弧”的两个关键支点。印度素来以印度洋的主人自居,乐见“印太”概念将其纳入扩大的地缘框架。2012年12月,时任印度总理辛格在印度-东盟峰会上表示:“一个稳定、安全、繁荣的‘印太’地区对我们自身的发展与繁荣至关重要。” 2014年上台的人民党总理莫迪,以“建设一个强大、自立和自信的印度”为目标。上任伊始即明确提出“印太战略”,主要是强化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东盟国家的务实伙伴关系,将往届政府“向东看”的政策落实为“向东走”的行动。为此,莫迪大力加强了与美、日、澳之间的关系。 2017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双方签署15项合作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安倍晋三称“日本愿成为‘印度永远的朋友’”。莫迪则表示:“我相信日本和印度的关系将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双边关系,我已经下定决心推动印日两国共同领导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走上和平和繁荣的道路。” 此外,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也是“印太战略”概念的支持者。澳大利亚与美国今年6月举行的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2 2”磋商中就表示,“为落实特朗普‘印太战略’进一步加强美澳同盟。”印尼本身就是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沿岸国家,在“印太”语境下成为各方竞相拉拢的对象。新加坡位于连接印度洋、太平洋的马六甲海峡出入口,自然不会错过借“印太”概念提升自身地位的机会。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面临哪些问题 在美国“印太战略”的“战略弧”中,印度和日本是两个关键支点。日本是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最有力的参与者,但这并不能掩盖日美之间的战略嫌隙。此次特朗普的东亚之行首访日本,表现出美国对这个东亚盟友的高度重视。但特朗普在抵日前先访问了珍珠港。特朗普的这种举动实际上是告诉安倍,历史的教训和现实的合作我都看重。在和安倍共同会见记者时,特朗普也毫不客气地表示,“不忘珍视历史”“对历史和传统的尊重是进步的真正基础”。 印度作为“印太战略弧”中的另一个关键支点,与日本相比有些弱。对此,美国双管齐下,一是用“中国威胁论”以固其心,二是通过对印军售以强其力。美国炒作中国为打击索马里海盗频繁进出印度洋,渲染中国在实施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战略,目的是使印度抱紧美国的大腿。同时,美国大力加强对印军售,先后出售了C-130J运输机、P-8I海上巡逻机和C-17战略运输机。美国与印度进行联合军演的次数也超过与其他国家的联合军演次数。 但是,印度有其自身对战略利益的考量。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印度很有吸引力,更何况中国公开表示欢迎印度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此外,印度也担心美国对华政策的可持续性,因此它既寻求扩展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又避免不必要地刺激北京。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印度拒绝了日本提出的“四国集团”构想。 印度还是俄罗斯的传统好友,在军事上也有大量合作。最近,印度让美国海军代表团参观了俄罗斯生产的“维克拉玛蒂亚”号航空母舰,还让美国代表团进入租赁俄罗斯的“查克拉”号核潜艇。俄方表示该事件可能严重影响印度海军长期租赁俄罗斯第二艘核潜艇的谈判,还会影响印度与俄罗斯关于研发第五代战斗机的谈判。俄印长期的军事合作也会对印度加入美国阵营产生影响。 不久前,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高达7000亿美元的2018年财年国防预算,较上年增长超过10%。但这对全球部署的美军来说,并不算多。无论实施一个战略,还是形成、维持、运作一个联盟,都是需要资源的。干掉TPP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如果不是已经“空洞化”,至少也从“框架结构”变成了“砖混结构”,这样的影响对“印太战略”同样存在。特朗普的东亚之旅每谈经贸必重“互惠”,他多次表示:“我最喜欢互惠。”可特朗普说的“互惠”,其潜台词是美国在以往的双边和多边贸易中都是吃亏的,其真实含义是美国以后要拿到更多,这包括盟友和非盟友。然而,既要在经济利益上斤斤计较,又要在军事同盟上有所作为,只怕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吴敏文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特朗普总统上任后不久就宣布,结束前任总统奥巴马确立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与此同时,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兵力部署仍在加强,美军与区域内国家的联合军演更加频密。这让人疑惑,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是什么?

“印太”的提出

  这一谜底在特朗普的东亚之旅中终于揭晓——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从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拓展为新提出的“印太战略”。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1月5日在日本演讲时,首次公开提出“印太”概念。他表示,要与朋友和盟友们一起,力争建立自由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区域,建立美、印、日、澳四国战略伙伴关系。

  “印太战略”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延伸与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印太”这个概念是日本首相安倍在2016年“首创”的。当时日本提出,要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安全合作机制”。据悉,特朗普与安倍还专门探讨了“印太地区”的内涵,并就如何实现这一战略构想达成共识。

  11月5日,特朗普总统飞抵日本东京的横田美军基地,随即向近2000名驻日美军官兵和部分日本自卫队队员发表演讲。特朗普第一次向外界描述了他的“印太战略”构想:“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许多国家的繁荣,得益于美国现役军人和我们的盟友所作出的牺牲,还将得益于你们一如既往的牺牲。”

11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商界领袖峰会上再次表示,美国支持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并强调“印太”地区将对促进美国经济繁荣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将与朋友和盟友合作,寻求一个自由而开放的‘印太’地区。”“当你们和美国人民一道在整个‘印太’地区,目睹到自由和独立国家的国旗时,你们要……为你们所提供的安全保障自豪。”

在此前的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印度的演讲中已经舍弃了传统的“亚洲—太平洋地区”概念,开始启用“印度—太平洋地区”来指代美国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这一广阔的地缘政治区域。

  次日,特朗普与安倍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他开宗明义地表示:“正如你们所知,这是我就任总统以来第一次访问‘印太’地区。”实际上,特朗普此行并未涉足印度或者印度洋,他这么强调“印太”地区,无非是想表明对“印太战略”的认同。而他的演讲可谓对“印太战略”公开、庄重地正式宣示。

实际上,早在特朗普出访亚洲之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就表示,特朗普出访亚洲的一大目标就是,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

  “印太”是指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地理空间概念。近年来,中印经济崛起及其带来的海上贸易,使印度洋、太平洋海上通道对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印太”地区有世界近一半人口,囊括充满活力的东北亚、东南亚以及资源丰富的中东和非洲,还包含了世界上几个全球商贸咽喉要道。在地缘战略上,“印太战略”是一个将“西太平洋和印度洋视为一个战略弧”的体系。传统观念中,太平洋和印度洋各自独立,但地区局势新的发展开始激发一种将太平洋与印度洋看作整体的战略视角。

“亚太”再延伸意图昭然若揭

  目前,“印太”地区已成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全球消费品的主要产地。新世纪以来,印度崛起成为新兴大国之一,影响力迅速超出南亚。印度经济在过去10多年保持高速增长,GDP在过去的20年增长了9倍。同时,印度洋正成为世界最繁忙和最具战略意义的贸易走廊。世界三分之一的大宗商品和约三分之二海运石油经过印度洋。为维护在这一地区的战略利益,世界主要国家纷纷挺进印度洋。

世界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宣扬“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其主要目的是联合印度,重新构建另一个以印度为支点的合作联盟来扼制中国发展的战略。这一战略区别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重返亚太”,联合日、韩扼制中国发展的战略。尽管“印太”战略构想仍处在雏形和发展之中,但它有可能成为特朗普领导和治理“印太”地区,并服务于“美国优先”战略的重要政治遗产。

  小布什时期美国的亚太政策视野开始涉及中亚和南亚,奥巴马政府更是明确地将南亚次大陆包括进来,美国积极鼓励、支持印度参与东亚事务,并把在西太平洋尤其是东南亚的军事部署与印度洋的安全形势联系起来。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将“亚太再平衡战略”重点前移南亚,开始形成“印太战略”布局。从这一点上来说,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延伸与拓展。

有舆论认为,“印太”概念的提出是美国构筑另一条以印度为支点且联通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来抑制中国发展的海洋线。

  “印太战略”有哪些国家参与

首先,尽管“重返亚太”和“印太”都是扼制中国发展的,但前者强调日本的作用,后者则是凸显印度的作用,特别是当“印太”战略形成后,印度将是制衡中国的又一个重要国家。“印太”地区若上升到美国战略层面,将标志着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亚洲政策的重大变化。

  美国虽然不是“印太”和“印太战略”的最先提出者,但它毫无疑问是主导者。2010年10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夏威夷州首府火奴鲁鲁表示:“我们正扩大与印度海军在太平洋的合作,因为我们理解‘印太’盆地对全球贸易和商业的重要性。”

其次,“印太”战略初步框架将比“重返亚太”战略的内容更广泛。特朗普“印太”战略的初步框架,打破了奥巴马时代“重返亚太”战略的传统思维。相对于“亚太”战略而言,“印太”战略构想不仅强调安全与经济议题,而且还包括价值观共享与制度融合,因此,“印太”战略框架是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再规划和再调整。

  一年后,希拉里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中写道:“我们正将与澳大利亚的联盟关系从太平洋伙伴扩展为‘印太’伙伴。”2012年1月,美国国防部公布的《战略指南》指出,“美国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不可分割地维系于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的这一弧形地带的事态发展。”

第三,美国“印太”战略,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区域之间构建一个制衡中国发展的长期战略弧,实现以美国为主导的在经济、政治、气候、军事、文化等领域的两洋联动新机制。舆论还认为,从某种程度上,“印太”战略可以看成是前美国总统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的一种新延伸,是又一个制约中国发展的“升级版”和新出发点,如果能够拉上处在印度洋枢纽地位的印度,势必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形成地区制衡。但要注意的是,与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同,特朗普用“印太”一词,显然是在表达他主观上希望同步重视中东和亚太的战略意图,从而搭建起从霍尔木兹海峡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宫古海峡、从中东到印度、从澳大利亚到日本的两洋战略弧。

  美国的“印太战略”离不开盟友的参与。其中,日本是积极支持者和大力推动者,日本是亚洲国家中对中国崛起最敏感的,在围堵中国的序列里也最积极。2007年8月,第一次被选为首相的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在印度国会发表了题为《两洋交汇》的演讲,称“太平洋和印度洋正作为自由和繁荣之海带来充满活力的联结,一个打破地理疆界的‘扩大的亚洲’开始形成”。安倍政府还提出了旨在针对中国的美、日、印、澳“四国集团”倡议,后因印、澳担心过分刺激中国而被搁置。

第四,美国提出“印太”战略构想,是帮助印度进入太平洋地区。长期以来,美国认为印度崛起符合其战略利益,特朗普提出“印太”概念,其用意就是希望协助印度进入亚太地区,培养印度成为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帮手。印度传统上被认为是印度洋国家,要在太平洋地区大肆活动的话,难免会受到质疑。若“印太”战略形成,则会创造出有利于印度的“印太”地缘概念,届时印度会具有“印太”国家身份,日后在印度洋—太平洋区域活动,包括东进南海,就会“师出有名”。

  此次与特朗普共同会见记者时,安倍借助特朗普的到访继续推销“印太战略”:“‘印太’这一覆盖了整个亚太地区,穿过印度洋,直达中东和非洲的广袤地域,是世界经济增长中心。我们认为,维护和加强自由开放的海洋秩序对该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我们同意加强合作,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

第五,“印太”战略构想是美国版的“海上丝绸之路”,旨在抵挡甚至抵消中国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压力。若“印太”战略形成,美、日、印联盟会扩充和升级,再加上澳大利亚,将形成一条以美国主导的沿太平洋—印度洋的“海上丝绸之路”,以抵消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压力和发展态势。

  在地图上,“印太”地区涵盖的区域是一个弧形,印度和日本是这个“战略弧”的两个关键支点。印度素来以印度洋的主人自居,乐见“印太”概念将其纳入扩大的地缘框架。2012年12月,时任印度总理辛格在印度-东盟峰会上表示:“一个稳定、安全、繁荣的‘印太’地区对我们自身的发展与繁荣至关重要。”

“以大博小”可能对该地区大多数国家毫无“杠杆”

  2014年上台的人民党总理莫迪,以“建设一个强大、自立和自信的印度”为目标。上任伊始即明确提出“印太战略”,主要是强化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东盟国家的务实伙伴关系,将往届政府“向东看”的政策落实为“向东走”的行动。为此,莫迪大力加强了与美、日、澳之间的关系。

首先,美国若真要把“印太”做成制度化的框架,将会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沿线形成一种结构性的大国对抗局面。美国若真弃“亚太”改“印太”,则只会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沿线地区播下“混乱”的种子,将引发区域之间的新紧张与新对抗。这将对整个地区的和平稳定以及大国间关系协调非常不利。

  2017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双方签署15项合作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安倍晋三称“日本愿成为‘印度永远的朋友’”。莫迪则表示:“我相信日本和印度的关系将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双边关系,我已经下定决心推动印日两国共同领导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走上和平和繁荣的道路。”

其次,美国倡导“印太”战略构想,将会形成新的“逆全球化”浪潮。美国提出“印太”战略框架,把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国家联合起来,以制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新崛起,这必将产生“以邻为壑”的区域分割战略,有悖于WTO贸易自由化的基本原则,并在“印太”地区人为制造“逆全球化”的浪潮。

  此外,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也是“印太战略”概念的支持者。澳大利亚与美国今年6月举行的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2 2”磋商中就表示,“为落实特朗普‘印太战略’进一步加强美澳同盟。”印尼本身就是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沿岸国家,在“印太”语境下成为各方竞相拉拢的对象。新加坡位于连接印度洋、太平洋的马六甲海峡出入口,自然不会错过借“印太”概念提升自身地位的机会。

第三,“印太”战略构想可能改变当前“亚太”APEC的议事方式,并有可能形成新“亚太观”、新“亚太”战略、新“亚太再平衡”。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没有取得其最初预想的效果。此次特朗普“亚洲之行”让“印太”一词成为西方主要媒体头条,让美国新“亚洲政策”初露端倪,让世界各国预期美国提出一个明确的、新的亚太战略和新“亚太再平衡”;同时,还有学者提出,当前“印太”战略构想尚未成型,很可能是以“议题”驱动方式来推动实施,它将改变现有“亚太”战略的议事模型,并形成新的“亚太”观,可能会对未来区域合作议事方式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面临哪些问题

第四,“印太”战略构想可能只是“愿景”,并不会形成真正的“印太”战略。1)一些媒体预测“印太”一词可能是外交辞令。因为“印太”只是出现在特朗普“亚洲之行”的演讲稿中,可能是特朗普商人性格——“不确定性”表现的一部分,更可能是增加他拉拢亚洲盟友的外交辞令,顶多算特朗普新“亚洲政策”的一个“愿景”。2)“印太”一词是特朗普弃用前任奥巴马“亚太”这一地缘政治的“替代品”。特朗普只是以此倡导建立新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印太”区域合作模式,从而建立属于特朗普自己的“政治遗产”。因此,“印太”一词只是反映特朗普不走前任“老路”、“错路”的新思维。3)“印太”能否上升为美国国家战略仍有待观察。纵观特朗普“亚洲之行”的全过程,特朗普在使用“印太”概念时,更多地是建议以美国为领导的亚洲盟友或亚洲伙伴,没有提到反映价值观、地缘政治以及经济与军事联盟等相关问题。同时,“印太”一词“首创”于日本,按特朗普的性格,他可能不愿意“拾人牙慧”。4)“印太”战略构想实施更困难。有媒体评论,建立“印太”这种跨地缘板块的超级联动显然困难重重:它不但将挑战美国当前的国力与战略能力,而且也将极大地取决于美国与印度等所谓“战略支点国家”的协调程度。在奥巴马时期推进“重返亚太”战略尚且无法在安全和经济领域让“亚太”战略运行起来,如今特朗普以“印太“这个相对大区域博“亚太”这个相对小区域的“以大博小”“印太”战略构想,可能对该地区大多数国家毫无杠杆,而且印度和澳大利亚都有自己国家利益的考虑,更何况“印太”战略构想是服务于“美国优先”的国家战略。

  在美国“印太战略”的“战略弧”中,印度和日本是两个关键支点。日本是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最有力的参与者,但这并不能掩盖日美之间的战略嫌隙。此次特朗普的东亚之行首访日本,表现出美国对这个东亚盟友的高度重视。但特朗普在抵日前先访问了珍珠港。特朗普的这种举动实际上是告诉安倍,历史的教训和现实的合作我都看重。在和安倍共同会见记者时,特朗普也毫不客气地表示,“不忘珍视历史”“对历史和传统的尊重是进步的真正基础”。

关于中国怎么办

  印度作为“印太战略弧”中的另一个关键支点,与日本相比有些弱。对此,美国双管齐下,一是用“中国威胁论”以固其心,二是通过对印军售以强其力。美国炒作中国为打击索马里海盗频繁进出印度洋,渲染中国在实施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战略,目的是使印度抱紧美国的大腿。同时,美国大力加强对印军售,先后出售了C-130J运输机、P-8I海上巡逻机和C-17战略运输机。美国与印度进行联合军演的次数也超过与其他国家的联合军演次数。

面对可能形成的“印太”战略,中国应该提前布局,积极推动在“印太”地区的全面合作,全面建立各个领域的“共商共建共享”合作机制,推动形成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指导的新的“印太”区域合作体系。

  但是,印度有其自身对战略利益的考量。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印度很有吸引力,更何况中国公开表示欢迎印度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此外,印度也担心美国对华政策的可持续性,因此它既寻求扩展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又避免不必要地刺激北京。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印度拒绝了日本提出的“四国集团”构想。

首先,要切实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特别是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所谓的“印太”地区各国发展战略的融合,把“一带一路”做实,让这些国家真正感受到中国对外开放发展的“红利”。

  印度还是俄罗斯的传统好友,在军事上也有大量合作。最近,印度让美国海军代表团参观了俄罗斯生产的“维克拉玛蒂亚”号航空母舰,还让美国代表团进入租赁俄罗斯的“查克拉”号核潜艇。俄方表示该事件可能严重影响印度海军长期租赁俄罗斯第二艘核潜艇的谈判,还会影响印度与俄罗斯关于研发第五代战斗机的谈判。俄印长期的军事合作也会对印度加入美国阵营产生影响。

其次,中国面对美国未来的“印太”战略,应该提前布局,继续积极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扩大中美两国的“共同朋友圈”来解构美国“印太”海权联盟,一道为促进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繁荣作出各自的贡献。

  不久前,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高达7000亿美元的2018年财年国防预算,较上年增长超过10%。但这对全球部署的美军来说,并不算多。无论实施一个战略,还是形成、维持、运作一个联盟,都是需要资源的。干掉TPP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如果不是已经“空洞化”,至少也从“框架结构”变成了“砖混结构”,这样的影响对“印太战略”同样存在。特朗普的东亚之旅每谈经贸必重“互惠”,他多次表示:“我最喜欢互惠。”可特朗普说的“互惠”,其潜台词是美国在以往的双边和多边贸易中都是吃亏的,其真实含义是美国以后要拿到更多,这包括盟友和非盟友。然而,既要在经济利益上斤斤计较,又要在军事同盟上有所作为,只怕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第三,中国应当加强自身发展能力建设,因为真正影响未来竞争格局的还是各国自身的发展能力。只要中国认认真真谋发展,中国自身发展能力强大了,无论外部有怎样的“战略”或“构想”,也不会深入影响中国的发展。同时,特朗普首次访问中国取得了重大进展,将开启中美合作的新时代,相信美国的“印太”战略构想并不会对中国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吴敏文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作者肖光恩,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世界经济系副系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武汉大学经济舆情研究基地主任、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副教授。袁子馨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国际贸易专业硕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

姓名:肖光恩 袁子馨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

职务: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世界经济系副系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武汉大学经济舆情研究基地主任、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 职称:副教授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