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只精晓老爹当过兵,平生报党恩

作者:韦德国际1946

图片 1

  原标题:95岁战斗英雄为何将报功书“藏”了63年

今天要带您认识的主人公

  那张“报功书”,他“藏”了63年

是一位今年3月因病离世的94岁老兵

  ——95岁战斗英雄张富清的故事

在家人和老战友的眼中

  ■田国松 朱 勇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何武涛

他倔强、固执、“抠门”

图片 2△照片由作者提供。

一套老军装穿了30年

  初春的鄂西武陵山区,乍暖还寒。穿着厚厚棉袄的张富清老人,坐在客厅里的火炉旁烤着火。见到一身军装的记者,老人一下子单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旁的老伴迅速扶住他,生怕他摔倒。

一套老家具用了近40年

  如果不是去年11月3日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张富清拿出了泛黄的“报功书”,还有几枚奖章,几乎没人知道,这位95岁的老人,是一位特等功臣。他的子女只知道父亲当过兵,亲朋邻里只知道老人是县银行离休的副行长。

就连上世纪50年代的牙缸、饭盒

  为什么老人之前从未表明过自己的赫赫战功?“封存”荣誉的背后,他坚守的究竟是什么?

都舍不得扔

  3月初,我们从湖北武汉乘车前往来凤县,探访张富清老人。虽已年过耄耋,听力几近丧失,但老人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见到部队来的人,显得格外激动。聊天中,老人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革命战争年代的军歌,记忆也回溯到那段峥嵘岁月。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老人

  少时·征战

竟在临终之际

图片 3△照片由作者提供。

做出了一个让无数人

  “一冲上阵地,满脑子就是消灭敌人,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意志和勇气”

感动、敬佩的决定

  1924年,张富清出生于陕西汉中洋县,1948年3月参加西北野战军,在二纵队359旅718团二营六连当战士。老人说,他到部队后,经常不分白天黑夜地打仗,印象最深的是永丰战役。

想听听他的故事吗

  永丰战役时,张富清所在的六连担任突击连。那天拂晓,他和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匍匐前进率先攀上永丰城墙。他第一个跳下城墙,和敌人展开激战。

一分钟预告,一起追忆他!

  “我端着冲锋枪,对着敌人一阵猛扫,一下子把近距离的7、8个敌人全部消灭了。”说起这段战斗经历,老人手舞足蹈,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他说,等他回过神来,才感觉头顶有血往下流,用手一摸,一块头皮翻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一颗子弹刚刚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一条浅沟。

图片 4

  击退外围敌人后,张富清冲到一座碉堡下,刨出一个土坑,把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将碉堡炸毁。

       他叫周智夫,是北京卫戍区某干休所离休干部。他曾加入新四军,参加战斗10多次,轻伤不下火线。在一次战斗中,他被子弹射中左肩、贯通右肺。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把他送到后方医院,辗转7次为他疗伤。经过数次手术后,他的右肺被切除近三分之二,右侧第六根肋骨被摘除。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评为三等甲级伤残军人,可他依然积极投身军队建设,4次跨省搬家,20余次变换岗位,用一生书写了“党叫干啥就干啥”。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他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突击组的另外两名战友却再也没回来。回想起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的战友,张富清老泪纵横。

图片 5

  老人说,打仗时他多次参加突击组打头阵,但当年他的身体其实很瘦弱,打胜仗的关键是不怕死。“一冲上阵地,满脑子就是消灭敌人,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意志和勇气。”说起打仗的诀窍,老人仍一脸自豪。

图片 6

  永丰战役后,彭德怀到连队视察,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战士。彭德怀握着他的手说:“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立下了大功。”当时张富清很受鼓舞:“作为一名革命军人、一个共产党员,我做了应该做的,完成了任务,组织上给我这样大的荣誉,我非常感动。”

      在儿女的眼中,这位老人有些“无能”。尽管他身居要职,可他从未为孩子的工作、生活提供过任何帮助。惟一一次向组织“求情”,是边境战争爆发时,他打电话到部队,要求已被宣布退伍命令的儿子在部队待命,随时准备上战场。他常对孩子们说“不是爸不管你们,饭要自己吃,路要自己走,这样才有意义。”

  后来,张富清一直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先后两次荣获“战斗英雄”荣誉称号,除了“报功书”上提到的“特等功”,还3次荣立一等功,1次荣立二等功。

图片 7

  离营·奉献

图片 8

图片 9△张富清。

       退休后,他百病缠身,由于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他全身骨折达五六处。即便这样,他仍坚持上每一堂党课,写每一本笔记。养病期间,国家给予了他很好的生活保障,可他对自己特别节俭,每年花费的医药费连标准的一半都不到。只要病情稍有好转,就坚决要求出院。他常说“待遇是组织给的,但不能可着劲儿用”。

  “军人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不计较个人得失,坚决完成任务”

图片 10

  1955年,张富清已是359旅的正连职军官,他所在部队面临调整,要去地方支援经济建设。多次立功、身体有伤的张富清,原本可以选择回到老家陕西,但得知单位鼓励大家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边疆、山区去支援建设,他就选择去了偏僻的鄂西山区,在来凤县一干就是一辈子。

图片 11

  在来凤县,组织先是安排张富清到县公社工作。今年68岁的田洪立,是张富清在来凤县卯洞公社的同事。当记者说起张富清是位战斗英雄时,田洪立非常惊讶,此前他从未听张老提过自己的那段经历。他回忆道,张老为人正派,工作中总是挑最困难的任务。当年公社班子成员分配工作片区,张老抢先选了最偏远的高洞片区,那里不通路、不通电,是全公社最困难的片区。

       今年3月,他的病情再度恶化。临终前,他要求子女按照他留下的遗嘱安排后事:一、悼念当年在战斗中和我一起负伤和光荣牺牲的战友。二、决定不要骨灰,让它随着烟雾空气飞向祖国空中再落入祖国大地,为发展农业再尽微薄能量。三、对党知恩报恩,向党交党费12万元。当家人把党费收据送到他的病床前时,这位老人含泪向看望他的人们敬了一个军礼。

  上世纪60年代,公社面临改革精简。当时,张富清的家属孙玉兰也是公社职工。田洪立说:“张富清是副主任,大家眼睛都盯着呢。如果他裁别人,不裁自己家属,别人会说闲话;裁了自己家属,他妻子就得下岗失业。”

图片 12

  在公社研究改革方案时,张富清第一个站了出来,让自己家属回家待业。“公社要完成任务,领导自己要过硬,执行政策才能坚决,动员别人才好做工作。”然而,每当忆起此事,张富清仍感觉对老伴有着深深的愧疚。

图片 13

  之后,老人还先后在当地粮食局、银行等单位工作,无论在哪个岗位,都保持着军人的形象,“军人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不计较个人得失,坚决完成任务。”

       2018年3月28日,周智夫因肺功能衰竭去世,终年94岁。他的家人没有通知任何亲朋好友,可还是有800多名战友和亲朋自发前来悼念。在周智夫的档案中,存放着他手写的《历史思想自传》,其中写道:“只要革命需要,我愿意把生命献给党”。这是周智夫一生不变的信仰,也是他坚守了一辈子的承诺。

  但是,他的军功却从不示人,甚至连自己的子女都不清楚。他的小儿子张健全说:“父亲从来不和我们说这些,他把立功证书和奖章都锁在一个小皮箱里,打包捆着。就是现在,不经过他同意,家人都不能拿出来。”

图片 14

  晚年·坚守

       看完周智夫的故事,你是不是也特别敬佩这位老人?临终前,周老再三嘱咐家人,一定要交纳12万元特殊党费。他说这不仅是为了报答党的恩情,还为了缅怀一位牺牲的战友。想知道他和这位战友之间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吗?今晚22:40,记得锁定CCTV7军事农业频道《军旅人生》,收看《周智夫:一生报党恩》!

图片 15△95岁的张富清老人。﹙ 张欧亚 摄﹚

节目播出时间:

  “我有什么资格把战功拿出来显摆呢?又有什么资格向组织提要求呢?”

首播    今晚22:40

  在建行来凤县支行,许多人知道张富清这位离休的副行长,但都没听说过他的英雄事迹。不过,33岁的年轻行长李甘霖仍对张富清钦佩有加。

重播    明天9:40,17:30

  去年11月,李甘霖得知老人要做白内障手术,需要植入人工晶体。他嘱咐张老:“您是离休干部,医药费全部报销,可以选好一点的眼球晶体,保证效果。”然而,老人做完手术回来报销,李甘霖发现他只选了3000多元那种最便宜的眼球晶体。后来他得知,考虑到晶体质量和身体适应情况,医生原本给张富清推荐了7000多元至2万元的眼球晶体。

图片 16

  “当时,和我住一个病房的一个农民也做白内障手术,他选了3000多元的晶体,我就跟医生说跟他选一样的吧。”说起这事,老人很坦然。他认为,自己作为一名90多岁的老党员,如今不能再为党、为国家作什么贡献,就更不能向党和国家提“过分”的要求。

  多为党作贡献,少给组织添麻烦,即使是离休后,老人的信念也从未改变。2012年,张富清的左膝患原发性脓肿危及生命安全,医生为他做了左腿高位截肢手术,表示老人的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手术康复后,老人没有放弃,坚持天天锻炼,依靠辅助工具练习走路,最终重新站了起来。

  在张富清看来,自己年纪大了,不能为家人、为党做事情,但要确保生活能自理,不给家里和组织添麻烦。“我不能给家人增加负担,得让他们集中精力为党多做点事情。”

  张富清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来凤县领导多次上门探望。老人总是动情地说:“当年和我并肩战斗的那些战友,许多都牺牲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向组织提任何要求。比起他们,我今天吃的、住的已经很好了。我有什么资格把战功拿出来显摆呢?又有什么资格向组织提要求呢?”

  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张富清老人深藏功名63载的缘由,道出了一名老兵最朴素的内心独白,也道出了一名共产党员最纯粹的理想信念。

图片 17本文刊于2019年3月23日《解放军报》 第7版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