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多个半钟头,APP助力年度政治职业评议

作者:韦德19461188官网

图片 1

在2014年召开的古田全军政工会上,习主席深刻指出,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在互联网走进军营,军营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的今天,网络关到底是道什么“关”?军营新媒体发展“闯关”又意味着什么?

图片 2

考核现场

图片 3

本报讯田来、记者钱晓虎报道:八一前夕,习主席视察陆军机关发表重要讲话后,第65集团军网络管理骨干汪洋通过“学习军营”手机APP,第一时间将讲话精神推送给集团军官兵,立即引发热议。大家用手机跟帖评论、互动交流,进一步加深了对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的理解。

“先锋军营”APP助力年度政治工作考评

1月初,某旅上等兵赵晓宁登上第65集团军“学习军营”APP理论达人榜单后,面对镜头为自己点赞。孙浩摄

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去年底,该集团军紧贴青年官兵特点,利用中央党校的技术资源优势,研发了后台可控、内容丰富、安全可靠的“学习军营”APP。该平台集创新理论传播、思想政治教育、学习成才、休闲娱乐于一体,成为集团军部队探索“互联网 ”时代思想政治工作模式的新尝试。

——第83集团军某旅探索“互联网 ”思想政治工作新模式

今天,我们如何过好网络关

记者点击进入“学习军营”APP,页面显示出学习讲话、强军风采等9个版块,每个版块又分别设置了多个子栏目,内容翔实、图文并茂,读来通俗易懂。官兵轻点手机屏幕,就能与理论专家互动交流。某旅理论骨干刘军告诉记者,使用“学习军营”APP,已成为许多战友每天听广播、读报纸、看新闻之后的“第四个半小时”。

中国陆军网讯试题随机抽取,考核手机作答,成绩自动生成……近日,第83集团军某旅组织年度政治工作理论考核,一改以往试卷答题的传统考核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官兵们在一款名为“先锋军营”手机APP上进行答题。这是该旅探索“互联网 ”思想政治工作新模式的一个缩影。

——以军营新媒体为样本看新形势下网络政治工作创新发展

以往,野外动态条件下,人员分散难集中、大块时间难保障、在外人员难补课等问题比较突出。有了这款APP,官兵可以异地同步参加教育。集团军还通过APP把社会和家庭力量纳入部队教育体系。主题教育活动中,他们把官兵亲属录制的微视频和书信上传到APP上进行集中展播,汇聚了建功军营、矢志强军的强大能量。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春节前夕,习主席视察驻张家口部队。在某旅“大功三连”学习室,习主席驻足一块电子屏前,听取官兵通过“学习军营”手机APP开展学习教育的汇报。

“这款APP功能齐全、信息量大、安全保密性好。”集团军领导介绍说,机关从硬件、用户、内容发布源头把好安全关,设置独立机房、专属服务器及防火墙,采取后台实名认证、手机串号身份绑定、用户权限管控等措施,规范信息发布流程,确保信息安全。军地专家体验后纷纷表示,“学习军营”APP的上线,是互联网时代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创新之举,是推动军民融合战略思想在思想政治工作领域的探索实践。

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联想到另一个新年前夕——

2015年12月25日,习主席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在军报微博微信发布平台,敲击键盘,发出一条微博向全军官兵祝贺新年。

最高统帅与军营新媒体的一次次“亲密接触”,正是人民军队迈步网络时代的鲜明印记。

2014年召开的古田全军政工会上,习主席深刻指出,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

在互联网走进军营,军营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的今天,网络关到底是道什么“关”?军营新媒体发展“闯关”又意味着什么?

思维 最险峻的隘口

“越过去是一片坦途,越不过去是一条死路”

1月20日,第65集团军某旅“大功三连”官兵对话北大师生,进行了一场关于学用理论的座谈交流。4名官兵谈到用“学习军营”APP学习习主席系列讲话,引起了北大学子的好奇:“什么样的APP,能让学理论也这么有魅力?”

青年学子的问题源自对现实的思考。这些年,新媒体发展迅速,玩微博、刷朋友圈……网络活动趋向娱乐化,严肃的理论很难成为人人追捧的主题。

这样的矛盾,“学习军营”APP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去年8月1日APP上线,集团军专门下发通知推荐官兵使用,但部分旅团的“装机率”仍提升缓慢。

问题出在哪里?集团军政治部一番调研找到了症结:有的担心,放开APP使用会给智能手机管理带来新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的认为,APP不过是电子化的“口袋书”,仍然还是“你说我听”没新意……

按说,用指令性要求让官兵安装APP也不难。不过,“学习军营”运营团队决定还是借鉴互联网产品的推广方法来推开APP使用。“滴滴能让大家习惯手机打车,支付宝能让人们爱上手机支付,我们为什么不能让官兵爱上用APP学习?”在集团军政治部网络办干事汪洋看来,培养用户习惯,关键要推动其思维转变。

很快,汪洋和网络办的同事纷纷化身“产品经理”,从旅团到营连举行了一场场“产品发布会”,介绍APP内答题“赚”积分、理论打擂、与亲属互动等新玩法……渐渐地,官兵心中的问号拉直了,APP装机量、活跃度节节攀升。

“要过好网络关,得会用互联网的思维。”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叶青自此总结出一条经验,并和政治机关干部一起,在APP建设中发挥互联网思维屡出新招——

运用“草根思维”,发动官兵参与创建新栏目;推出2元10G的定向流量包,吸引官兵增加在线时长;开通体系医院网上挂号功能,增强用户黏性……

网络“观”变了,网络关就好过了。“学习军营”半年达到了4万多用户,汪洋对此十分感慨,“思想观念是网络关上最险峻的隘口,越过去是一片坦途,越不过是一条死路。”

如今,军营新媒体日渐增多,但并非家家都能跨越思维隘口,走上坦途——

某院校准备开设个微信公众号,面对领导“我们不强调别人去看,我们只吸引志同道合者”的鲜明定位,负责运营的网络骨干哭笑不得:都已经志同道合了,还需要赶时尚,办个公众号自娱自乐?

前不久,东部战区陆军某旅新媒体报道骨干小刘受领了一项“艰巨”任务:单位召开了个会议,领导希望他能够在集团军的公众号上体现一下。小刘心里犯愁:网络门槛虽低,受众口味却高,怎么还能像是做单位的“黑板报”……

“思想观念的转型任重而道远。”在南京政治学院举行的一场军队新媒体建设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军营新媒体的发展本身就具有双重使命:既要适应新形势下政治工作建设的需要,更要推动这支军队互联网思维的嬗变。

人才 最现实的困境

“我们有一流的舞台,但缺乏一流的导演和演员”

岁末年初,各军营新媒体纷纷发布“光荣榜”,表彰2016年度先进个人。透视一份份榜单,有这样一些数字——

空降兵某部“我们的天空”微信公众号公布的2016年部队优秀作者中,战士14人、排长10人,包括政治机关干部在内的政治工作干部只有6人。

第12集团军表彰了政工网和新媒体6名优秀作者,其中排长2人、士官4人;最具分量的政工网和新媒体建设运用先进个人则都授予了6名士官。

“在网络这块新阵地上,作为政治工作主力军的政工干部还未充分上阵。”在一名军营新媒体运营者看来,这既反映了有的政工干部思维老套跟不上形势,也折射出目前网络政工人才培养使用机制的现实困境。

目前,各部队办新媒体大多依托政工网队伍。某集团军曾对这支队伍进行过调查:任职不满一年的占60%,参加过往年集团军培训的约67%,绝大多数属于“半路出家”,计算机或网络专业科班出身的仅有7%。他们长期以借调、轮训、代培等方式开展工作,许多官兵由此产生了一种“网络工作是偏门、发展受限”的消极效应。

习主席指出,网络空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叶青认为,“新媒体让我们推动政治工作创新发展有了一流的舞台,但目前还缺乏一流的导演和演员。”

对此,各单位想了不少办法。第65集团军“学习军营”APP设计之初就采用了分层架构,从集团军到营连各级设置管理员、报道员,扩大办网人才队伍;第12集团军定期组织新媒体组稿会,提升办网骨干能力素质;空降兵某部组建“天兵音乐人”“天空漫画师”等专业小组,调动官兵参与热情……

但是,相对于人才的缓慢成长,人才流失却可能随时发生。

在“学习军营”APP的开发过程中,精通代码编程的某旅宣传科干事李天佑是大家公认的一名干将。“以他的技术,到地方月收入上万没问题。”

如今,李天佑可能真的要到地方了。这个“IT”男干了7年的“副连”,其经历、年龄等条件已遇到晋升的天花板。在新一轮改革即将全面展开之际,他正犹豫进退走留。

“互联网是年轻人的事业,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学习习主席的这句论述,一名新媒体运营者感慨:面对全社会新媒体蓬勃发展带来的人才争夺,军营亟须“不拘一格”增强对网络人才的吸引力。

某旅下士曾宪发2016年在部队各级新媒体发表了百余篇文章,在家乡成了网络名人,县市两级宣传部门都邀请他去“看看环境好不好”。虽然曾宪发表示自己更喜欢部队,但利用休假时间,他还是自费参加了个新媒体培训班。

“这也是未来的一种出路吧。”他解释说。

重塑 最艰巨的未来

“谁想过,网络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是啥样的”

在连队开通“学习军营”APP管理权限后,指导员李晓龙当天就做了个关于连队伙食的问卷调查。

好伙食顶得上半个指导员。李晓龙打开管理后台,查看一组组既有点赞又有吐槽的翔实数据,“有了新媒体,这‘半个指导员’可用活了!”

新媒体给政治工作带来的改变,不止李晓龙有“触感”——

在第65集团军,心理咨询、法律援助、考试测评等工作都进入APP,开启了掌上时代;在西部战区陆军某师,利用新媒体征集官兵故事开展“众筹”式教育成为时尚;在第12集团军某旅,开展手机读报后,再也不用坐高铁送报纸到驻训场了……

有人说,以军营新媒体为代表的互联网工具,正成为政治工作新质战斗力的发轫点。

不过,在第12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吴晓荣看来,仅仅将网络视为一般性工具、辅助性手段,仍是缺乏紧跟时代步伐的创新思维和全局视野的表现,“微信也是一种工具,但这工具已经重塑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前不久,第65集团军做了一次数据统计显示,官兵每天平均使用“学习军营”APP的时长已达到28分钟。对比每天传统的“三个半小时”,他们将其称之为“第四个半小时”。

“这可不是整块儿的半小时,而是无数个碎片化时间的叠加。”汪洋认为,这种不同于过去以连续时间为量化单位的新型政治教育方式,正是网络在重塑传统政治工作形态的一个例证。

汪洋和团队正在开发一些H5模板,借助这种融合图文和音视频、具有动态交互功能的新技术,连队指导员可直接用手机快速制作课件,通过APP推送给官兵,随时实现“思想互动”。

“不过问题也来了,如果用H5、图解等方式几分钟能讲清问题,还需要规定几十分钟一堂课吗?如果大数据能摸清官兵思想底数,还要不要检查教育笔记本?”

“当网络越来越多地作用于政治工作,政治工作方式是否也应该因为网络而有所改变?”记者在某旅采访时,集体座谈中,一名宣传科长突然抛出问题:“我们有谁想过,网络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应该是啥样的?”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叶青的头脑里求解。结合“学习军营”的发展历程,他认为,网络已成为新形势下开展政治工作的新武器,但运用这套武器装备的操作规程和战法理论还亟待创新完善。

“这,才是最艰巨的未来。”他说。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