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服社会应计划招待一个从未霸权的世界,

作者:韦德19461188

张树华、赵卫涛:中国崛起超越大国对抗逻辑

冷战后近30年世界政治变局

(作者分别是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欧洲研究所博士后)

不久前在北约召开华沙峰会之际,俄罗斯媒体称“北约已将枪口瞄准俄罗斯”。20多年前,象征东西方对抗的柏林墙倒了,可如今美国率领北约军队又修建了新的“华沙墙”,把冷战之墙向东推进到俄罗斯家门口。在东北亚,美国一方面诱导和施压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一方面高调宣布制裁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搅得地区局势愈发紧张。在叙利亚,美国与俄罗斯正在进行“暗战”,俄被指以空袭“伊斯兰国”为名行帮助叙利亚政府打击反对派之实,而众所周知,近年来叙利亚反对派从美国政府得到大量武器装备援助。在欧洲,发生在法国的恐怖袭击惨案已渐次向比利时、德国等其他国家蔓延,过去两个月德国先后发生多起恐袭。放眼世界,不少国家和地区政治变得动荡不安,国际政治合作变少、对话变弱,对立和对抗却在增加。国际政治力量分化组合,世界总体上在走向失序和分裂,有时甚至让人闻到了战争的火药味。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世界两极政治对立的格局迄今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没迎来“天下太平”。

从1989年政治风波一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即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冷战结束时期。以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为标志,二战后西方与东方阵营、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阵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以苏联为首的华约之间的对抗从此结束,世界进入冷战后时代。但令人失望的是,冷战结束、世界两极政治对立格局消失已经快30年了,人类社会并未迎来“天下太平”。近年来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国际恐怖主义蔓延、新干涉主义导致一些国家剑拔弩张,让人感到世界政治生态反而更加“混乱而失序”。在西方世界内部,经济危机造成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排外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思潮蔓延。在国际领域,西方大国拉帮结伙、恃强凌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或垄断国际事务现象时有发生。可见,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主要障碍,是世界政治生态恶化的乱源。

遭遇“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把反恐摆在战略日程首位,但结果却是越反越恐,陷入封闭怪圈。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新干涉主义的冒险等,过去这些年来世界政治生态让人感到“混乱而失序”。在西方世界内部,经济危机造成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排外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思潮蔓延。在国际领域,西方大国拉帮结伙、恃强凌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或垄断国际事务现象时有发生。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主要障碍。

经历美国“9·11”恐袭事件后,世界反恐形势却是“越反越恐”,几乎陷入了永远跳不出来的怪圈。这些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仍在摇旗呐喊,不遗余力地对外输出民主,挑起政治对抗和宗教冲突,其结果是不仅没能给世界带来所谓民主与繁荣,却造成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衰败:政局动荡不安,治理失败;冲突不断,民众流离失所甚至沦为难民。

对此,西方世界无疑需要进行反思,而这其中最应反思的又恰恰是凡事强调“优先”“第一”的美国。中华文化主张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在中国人眼里,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而在美国社会精英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大擂台”。

是谁制造了一个“非西方世界”

执着于寻找敌人和对手,是美国在二战后长期斗争思维模式的产物。回顾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世界政治发展历程,我们更应看到,美国非但没能充分运用好自身权力和影响造福国际社会,反而循着称霸与对抗的行为逻辑越走越远,挥霍了苏联瓦解后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留下的“冷战红利”。美国的学界和政治精英们鼓吹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大肆对外输出民主,挑动“颜色革命”,最终使美国成为世界政治的乱源和“麻烦制造者”。

苏联解体后,西方社会的政治和知识精英认为西方世界在冷战中取得对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完胜。西方阵营拥有最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又打着民主自由旗号,仿佛占据了世界政治和国际道义的制高点。西方智囊提出,必须寻找新的对手和敌人,借以拉紧盟友、一致对外。西方中心主义者借机夸大国际上民族、文明、宗教间的差异,进而激化了民族、宗教矛盾,挑起种族、教派冲突,鼓动民族分离主义、排外主义,刺激原教旨主义、极端主义。这些被鼓动和刺激起来的势力借助互联网和经济全球化大潮,形成世界政治的漩涡。冷战结束后不久,在西方咄咄逼人的政治攻势下,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长期对抗又一次被引爆,进而打破了中东地区脆弱的平衡,点燃宗教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的导火索,世界进入新一轮恐怖与反恐的动荡周期。在此过程中,西方政界难辞其咎。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20年来国际社会不时陷入惊恐和不安。连续升级的叙利亚内战、法德凶残的恐怖袭击、欧洲应接不暇的难民潮,都使国际民众茫然不知所措;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美国大选迷局,也让世界政治如坠雾里,世界“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强;同时,地球生态环境日益恶化,贸易争端增加,全球经济发展持续低迷。面对这些严峻挑战,世界各国领导人理应共谋发展,实现互利共赢,致力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但西方政治家仍在反其道而行之:对外输出民主,通过制造“可控混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拉帮结派、煽风点火,挑起地区冲突,维护自身霸权,谋取地缘政治私利;以意识形态划线,视中俄等国为敌,不时将思想、政治、外交、军事的矛头指向中国和俄罗斯。正如俄罗斯学者所言,现在世界又一次被西方政客划分为两个阵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阵营以及其他非西方世界。

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等少数西方大国从未放弃以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对待中国的发展。在新近提出“锐实力”之前,针对中国的各种软实力攻势从来就不罕见。在对华“唱衰论”近年来日渐失去市场的情况下,形形色色的“陷阱论”“责任论”层出不穷。无论预言国强必霸、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是强调中国应承担更大责任的“金德尔伯格陷阱”,最终目的无外乎都是在减轻美国自身压力的同时,尽可能迫使中国承担与自身能力不符的国际责任,最大限度迟滞中国的崛起进程。

从世界政治乱局中汲取教训

对此,中国在扮演好全球发展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维护者角色的同时,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在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的基础上确保自身正当权益。过去几十年来,本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中国放眼全球,尤其注意与渴求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打成一片,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改革和发展经验。

冷战结束之初,西方政治精英们环顾全球,发现世界政治版图上只剩下中国等几个社会主义“孤岛”。他们认为“中国崩溃”就在眼前,对彼时俄罗斯的存在采取蔑视甚至无视的态度,进而觉得西方国家已然独步天下,在国际事务中肆意妄为,甚至可以避开联合国,不顾国际法和国际准则。

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是,在中东、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广大发展中地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输出所谓民主,但结果却事与愿违,不仅没能带来民主与繁荣,反而导致不少国家和地区政局动荡、治理失败、战乱不断。而中国给这些地区带来的,一直是以促进和平、发展与繁荣为目的的真诚付出。

但不足30年的国际政治实践表明,正是西方的政治偏见、政治傲慢和政治私利导致了世界政治乱象丛生。首先是西方社会自食其果,开始走下坡路,民主变质,遭遇政治红灯,陷入政治困局;其次是对外输出民主的结果是输出了动乱,给世界带来灾难;再次是那些所谓民主转型国家深受其害,或者为了搭便车而失去主权,或者分崩离析而不得不重新探寻政治重建之路。

无论从较长的历史周期还是未来国际力量发展对比看,当代中国的崛起与复兴,都应该也能够超越近代以来传统大国的对抗逻辑。

面对世界当下的这场政治乱局,国际社会要从以下方面汲取政治教训:一是不能将西式民主视为无所不能的软件程序,推销并安装就行;二是不能肆意对外输出民主,因其往往导致的是混乱;三是警惕假借民主的名义在国际事务中拉帮结伙,干涉他国内政;四是警惕民粹排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法西斯主义搭接民主舞台登场亮相;五是要弘扬法治,认清假民主,防止出现被少数人绑架要挟的劣质民主;六是勇于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超越西式民主;七是将民主放于正确位置,掌握民主的时与度,有效地驾驭民主,将民主纳入全面政治发展的主航道;八是积极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

一方面,当代中国的复兴不是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参照物,而是沿着自身既有的历史和现实逻辑展开。中国的“和”文化传统和近代以来深受列强欺凌的惨痛经历,都使中国对和平发展环境备加珍视,摒弃国强必霸的西式对抗思维势所必然。

另一方面,在多极化趋势日益明显的今天,国际力量对比已发生革命性变化。美国的霸权地位虽然仍将维持一段时间,但毕竟已今非昔比,不再具有轻易左右世界格局的能力。出于惯性,现今的美国政府依然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动辄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横加指责甚至无礼干涉,但在维护世界平衡与和平的力量日益增强的现实之下,美国施展这种霸权的空间正在不断被压缩。

随着一个美国难以再随意任性的世界逐渐形成,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成员也都应准备好迎接一个没有霸权存在的世界。就此而言,超越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还意味着以更加宽广的视野和格局拥抱一个崭新世界。

当然,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绝非一味回避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更不是不讲斗争、甘受欺辱甚至坐以待毙。过去和当前阶段,国与国尤其各个大国仍是国际舞台上彼此竞争的主角,在激烈的竞争面前,我们只能敢于斗争,才能在国际强权面前维护自身的利益。只是在这种竞争中,我们要清醒认识到,韦德19461188,国际格局与力量对比的革命性变化,确实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超越一些旧有逻辑的机会和环境。20世纪已经过去,西方二元对立、零和博弈的旧有思维、行事方式和世界观都在随之没落。我们则有足够自信和能力,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各国人民一道去迎接和拥抱一个没有霸权主导、全球化、多元化的崭新世界。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