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依法扣押生机勃勃艘扶桑货柜船,香江法庭

作者:韦德19461188

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23日履行上海海事法院的判决,支付40亿日元的赔偿金,从而使一起长达近80年的中日民间纠纷得到解决。商船三井的前身公司1936年租用2艘中国民船从事海运,2船在战争期间先后沉没。中方船主及其后代前仆后继依法追索赔偿,直到2007年上海海事法院判其胜诉,2010年上海高院维持原判。在商船三井拒绝执行判决的情况下,上海海事法院于今年4月19日扣留商船三井的一艘货轮,商船三井被迫改变态度,缴纳赔偿金和利息。

据参考消息4月23日报道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2日在众院总务委员会上就中国法院扣押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运输船一事表示,“突然接到被扣押的通告,作为政府也感到遗憾”。安倍同时表示“重要的是继续遵守法律和尊重法律精神”。 安倍称:“目前了解的情况是商船三井的前身企业在中国国内遭民事起诉,扣押决定与该诉讼判决有关。”安倍表示将与商船三井保持联络,研究应对措施。 同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宣布“已通过外交途径向中方表示了遗憾”。 菅义伟称“已强烈要求中国妥善处理此事”,并强调“今天也将与商船三井方面取得联系共同商讨对策”。据他透露,中方尚未对日方的要求作出答复。 扣船无关战争赔偿 题:中国称扣押日本货轮与战争赔偿无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扣押日本货轮一事与中日战争赔偿问题无关。 秦刚表示,这起案件是一起“普通商事合同纠纷案”。但是先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说,中方的做法是“从根本上动摇了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显示的日中邦交正常化精神”。 菅义伟所指的是日本和中国于1972年邦交“正常化”时,中方曾经承诺放弃向日本索偿二战期间的损失。 据说中方当年为促成中日邦交,放弃战争赔偿。但其内涵后有不同解读,称中方放弃的只是政府赔偿,不包括民间对日索赔。 不过法律专家认为,这次的扣押货轮并不适用于当时的承诺,因为此事始于1936年,本案原告陈震等人的祖父、中威轮船公司创始人陈顺通将两艘轮船签约租赁给日本的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前身——新华网注),当时中国尚未正式对日宣战。 原告称1937年8月后,大同海运株式会社便未支付租金,租借时间届满也未将船只交还,直到船只沉没,故而在1988年于上海海事法院起诉接续大同海运株式会社的日本海运株式会社(现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本网注)。 2007年,上海海事法院判决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支付赔偿约29亿日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本网注)。2010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当年12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被告的再审申请,上海海事法院在2011年发出执行通知书。 据称双方曾多次协商,但是没有成果,因此上海海事法院将被告旗下货轮扣押,如果被告继续拒绝支付赔偿,法庭有权将其拍卖。 据了解,本次原告主张之所以能够胜诉,主要是保存了当年签约的文件,起诉理由也是以赔偿未支付的租金和交还船只为主,因此中方认为这是单纯的商业纠纷。 日方担心“示范效应” 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因其前身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在与中国一家轮船公司的船舶租赁索赔案中败诉,导致旗下一艘轮船被中国法院扣押一事正在引起波澜。日中关系围绕历史及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本网注)问题严重恶化,两国政府对扣押一事也采取针锋相对的态度,此事必将成为两国之间新的导火索,日本工商界也将受到冲击。 在曾参与强掳近4万名中国劳工的39家日本企业中,有超过20家企业仍在运营,此次的扣押将很可能给强掳劳工的索赔诉讼增势。由于这是中国法院首次对日本企业强制执行判决,所以影响很大。 如果目前的对日诉讼势头增强,除了中国劳工对日索赔诉讼外,还可能引发有关战争损失的新的对日诉讼。 此举也给日本工商界带来冲击,因为政府的强制措施可能破坏稳定的经营环境这一商务活动的大前提。 中国政府在涉及战争赔款的损害诉讼赔偿中扣押了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货轮。中方的强硬举措令人意外,日本政府的表现也是处处被动。 类似的诉讼不断出现令日本政府神经紧张,并与相关企业一道保持高度警惕。 题:中国法院裁定扣押日本轮船可能导致更多诉讼 观察人士表示,在上海一家法院下令扣押一艘涉及合同纠纷的日本轮船后,中国法院可能接到更多针对日本的诉讼。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慰安妇问题研究专家苏智良说,他将考虑帮助慰安妇在中国提起诉讼。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廉德瑰则表示,地方法院将更多地承担起处理对自诉讼的责任。

摘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简称上海海事法院)为执行生效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的有关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嵊泗马迹山港对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船舶“BAOSTEELEMOTION”轮实施扣押 .. ...  据上海海事法院官方网站19日晚发布消息,当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简称上海海事法院)为执行生效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的有关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嵊泗马迹山港对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船舶“BAOSTEELEMOTION”轮实施扣押。  1988年12月30日,原告陈震、陈春等为与被告日本海运株式会社(现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定期租船合同欠款及侵权赔偿纠纷一案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追索“顺丰”轮、“新太平”轮船舶租金及经济损失。上海海事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2007年12月7日,依法作出判决,被告商船三井株式会社支付及赔偿原告陈震、陈春“顺丰”轮和“新太平”轮租金、营运损失、船舶损失及孳息2916477260.80日元。2010年8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2010年12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被告的再审申请。  上述案件是一起涉外商事案件,该案判决生效后,原告方依据法律规定,向上海海事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要求被告履行判决确定的支付和赔偿义务,依法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海海事法院于2011年12月28日依法向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发出《执行通知书》。期间,双方当事人曾多次进行和解协商未果。为此,上海海事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所有的“BAOSTEEL EMOTION”轮予以扣押。  如商船三井株式会社仍拒不履行义务,法院将依法处理被扣押的船舶。  另据腾讯微博认证账号“童增”(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19日21时45分发布消息称:“刚才中威集团继承人陈平先生来电,上海海事法院已正式通知律师,今天正式将三井一条28万吨的轮船扣押,作为赔偿中威在二战期间遭受的财产损失,日三井败诉后聘请的中国律师以各种理由拖延至今。这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起胜诉案例,索赔金额约两亿元人民币左右。”

韦德19461188,这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诉讼的一次重大胜利,也是对日追求司法正义新时代的开启,但中国明确希望这个新时代贴上法律的标签,而不是别的什么。

中方不仅依法判决,而且将这件事严格限定在民事诉讼的层面,反对它的政治化发酵。日本政府曾在中方扣船后的第一时间表达强烈不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称,中方的举动“从根本上动摇了日中邦交正常化精神”。

日方姿态的随后转向值得欢迎。如果说日方也不愿意中日法律诉讼变成两国政治博弈新平台的话,中国就更不愿意朝政治方向引申商船三井缴纳罚款的意义。

中日之间的政治已几乎无处不在,中方为不让政治的过度蔓延在尽最大努力,如果日方能够不朝相反的方向用力,这符合日本各公司和机构的利益。

中日之间的很多诉讼,中国法院有管辖权,依国际法,日方不应否认。日方过去耍赖,根本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法院缺少对判决的执行能力;二是即使有执行能力,中方过于担心日本公司和机构产生不满,影响它们在中国投资或开展合作的热情。总的来说是一句话:中国过去太弱了。

现在中国法院的执行力已今非昔比,对于日方的可能反弹,我们也有了更大承受力。中国法律终于可以在中日之间昂首挺起独立的身段,追寻它认定的公正。

商船三井支付巨额赔偿金,中国、韩国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受害者肯定会因此受到鼓舞,各种对日索赔或将趋于活跃。日本法院以往对各种索赔都一律驳回,“政治判决”的性质一清二楚。日方必须接受法律原则一旦重新确立所带来的冲击。

既然是向法律回归,那么每一个对日索赔案的胜诉条件就不尽相同。无论中方还是日方,都应将有输有赢看成是正常的。赢了就是“法律的胜利”,输了就是“法律被政治取代”,无论中方还是日方,都不应倡导本国民间形成这样的固化情绪。

诉商船三井赔偿案能够打赢并且被成功执行,诉讼材料的详实和起诉方对法律的成熟运用也起了决定性作用。它不是“政治胜利”,这一点必须同时对中国国内的其他对日诉讼者讲清楚。中国政府和社会将对诉讼者们提供法律帮助,但不会有政治承诺,随着诉讼条件的改善,这一大原则应继续保持稳定。

日本方面也应看到,中日社会目前情绪对情绪,多给法律表现的机会,这会为两国关系逐渐铺垫有益的东西。

中日之间冲突越多,越要讲法、讲理。法律是中日之间比较“新”的话题,它有可能提供中日社会互视的新角度。如果日本遵从右翼的馊主意,试图与中国开展方方面面的实力对抗,那么随着两国力量不断此消彼长,东京只会越输越惨。▲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