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警察索取赔偿500万美金,美利坚合众国警察

作者:韦德19461188

世界各国的警察与执法机构,都会遵循“对象行为-警察反应”的模式来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分级选择。在说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去年年初,84岁华裔老人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

从近年来暴力袭警案件频频发生的问题来看,中国内地的暴力袭警已从口头挑衅、谩骂、侮辱发展为直接使用凶器、武器、爆炸装置伤害执法民警,由个人突发性抗法向群体性抗法转变,并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曼哈顿84岁华裔老翁黄敬存(Kang Chun Wong)今年1月过马路时,受警方拦截时是因不懂英语而不够配合,被警察打得昏迷;这名老人已控告警察,索赔500万美元。美国中文网报道:曼哈顿84岁华裔老翁黄敬存(Kang Chun Wong)今年1月过马路时,受警方拦截时是因不懂英语而不够配合,被警察打得昏迷;这名老人已控告警察,索赔500万美元。黄敬存老人过马路时,由于不懂英语,被警察拖走并遭痛打。(《纽约每日新闻》图)遭痛打后,黄敬存的衣服上血迹斑斑。(《纽约每日新闻》图)#swf_6Qb,#swf_6Qb_wrapper{float:left;margin-right:20px;}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今年1月那次事件后黄敬存倒在血泊中。根据他星期四向曼哈顿高级法院递交的诉讼,由于警方造成的头部受伤,他正在遭受永久性损伤。他儿子黄伟(Wei Wong)说,“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他的记忆力日益恶化,他自己也承认。……他想恢复正常,但他出门都很困难。”在遭受警方那次开罚单和挨打之前,过去在百老汇开餐馆的黄敬存很喜欢在上西城社区走路,每天都乘地铁前往唐人街老人中心。黄伟说,“他遭受的创伤至今未愈。一过马路,他就害怕警察从背后走过来逮捕他。因为那次事件,即使过马路的信号在闪,他也不过马路。他被吓坏了。”今年1月27日要回自己的公寓时,黄敬存在百老汇穿越西96街,却被警察杰弗里·鲁(Jeffrey Loo)拦下,称他闯红灯。只会说广东话和西语的黄敬存不明白警察在说什么。警察拿到黄敬存的证件就走开了,引起那名老人的抗议。鲁随即和另外几名警察将黄敬存推到一栋楼的墙上,试图给他戴手铐,然后将他打倒在地,他的后脑勺撞在人行道上,昏迷过去。除了乱穿马路,黄敬存还被指控抗拒逮捕和行为混乱,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随后拒绝起诉此案。纽约市警察局长布拉顿(Bill Bratton)没有公开批评警察,但他发表备忘录,敦促警察在处理老人和残疾人乱过马路时要采用明智方式。

图片 1世界各国的警察与执法机构,都会遵循“对象行为-警察反应”的模式来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分级选择。在说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图片 2从近年来暴力袭警案件频频发生的问题来看,中国内地的暴力袭警已从口头挑衅、谩骂、侮辱发展为直接使用凶器、武器、爆炸装置伤害执法民警,由个人突发性抗法向群体性抗法转变,并且具有公开性、盲从性、暴力性和残忍性。对比中国内地的频发暴力袭警的警情.香港警方在警察武力使用的警务规则中更多的是注重警员的生命安全,强调在安全的情况下对嫌疑人进行控制,防范意识较强.不轻易接近嫌疑人,从而得以在制度设计上压制了暴力袭警情况的发生,确保法律的正常实施。

图片 3

图片 4纵观世界各国,警察在执法时遇到的抵抗行为是一样的,因为人的行为具有共性。不同之处就是对个别模棱两可的抵抗行为的归类上不一样。从理论上来说,警察根据违法犯罪行为的性质决定是否动用武力以及使用武力等级,因此香港警方将执法过程中遇到的抵抗分为以下六级:

去年年初,84岁华裔老人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大道步行穿越96街时,疑因闯红灯加上语言不通,与拦截开单的警察发生拉扯,随后被多名警察包围,遭警方暴打成伤,结果头破血流地被警方带离现场。事后老人的家属在纽约当地华裔组织准备起诉警方过度使用武力,对于外界质疑警方执法过当,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希奥表示此事件已交由警方内部调查,他本人还没有完全了解整个事件,所以不能发表任何评论。不过,市长希望老人能够尽快康复。再后来这位华裔老人被警方以拒捕,妨害治安和妨害行政等罪名正式起诉。

图片 5一级抵抗:心理威胁。具体表现为对警察的执法没有直接表现出抗拒,只是在对警察执法的态度上表现出抵触情绪,若有机会就很可能会采取逃脱的方法抗拒警察,使警察感觉到有实施具体抵抗行为的可能性。

图片 6以美国有些州的警察武力使用规定为例,程度从低到高,警察可以根据被执法对象的行为选择的武力包括:

图片 7二级抵抗:口头不服从。行为人在语言上出现不服从警察的现象,对警察的命令不予理会或言辞激烈.试图激化矛盾,使警察处于被动地位。如警察请执法对象出示有效证件,对方拒绝并谩骂警察。

显示权威(高喊“我是警察”、大声命令嫌疑人、掏出警械或武器,甚至拔枪指着嫌疑人)

图片 8三级抵抗:消极抵抗。消极抵抗指表现得不是非常积极的抵抗行为,即对警察的执法命令不完全反抗。但使用一些消极的身体行为被动地阻碍警察执法。暴力程度没有伤及警察和周围的人员。如警察执法中将嫌疑人员带离现场时,嫌疑人员并不主动离开现场。

图片 9肢体接触(用手抓住嫌疑人的手腕或肩膀、用手铐将其铐住);肢体攻击(用格斗技巧扣住嫌疑人的脖子、将嫌疑人摁倒在地、用拳头或肘部击打嫌疑人身体);

图片 10四级抵抗:防卫性反抗。防卫性反抗是警察采取武力手段制止嫌疑人员的消极抵抗行为时,嫌疑人员采取进一步的抵抗,暴力程度可能造成警察及周围人员的轻度受伤。如警察使用武力手段将嫌疑人员带离现场,这时嫌疑人员向反方向发力,但未出现使用肢体或物体攻击警察的行为。

图片 11物理攻击(使用非致命性的警械制服嫌疑人,比如用辣椒水喷雾器或警棍、泰瑟枪攻击嫌疑人的面部等);

图片 12五级抵抗:恶意攻击。恶意攻击就是使用肢体或物体对警察的身体实施攻击,或攻击其他在场的无辜人员。恶意攻击的行为可能是在警察执法中没有前兆直接出现的抵抗行为,也可能是由上一级抵抗行为进一步恶化出现的抵抗行为。其行为没有主观意图要造成警察或其他人员的重伤害,但却存在造成其重伤害的可能。

图片 13致命攻击(使用致命性武器向嫌疑人开火,比如用手枪或霰弹枪对准嫌疑人射击)。

图片 14六级抵抗:致命攻击。致命攻击是指行为人持枪、持刀、持爆炸物或持危险物等主观故意攻击警察或周围人,欲致人于死或重伤,以阻止警察执法。

图片 15相应的,这5个级别的武力,当然就对应了嫌疑人不同程度的反抗,大致可以用下表来说明:

图片 16由于警察执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不配合或者抵抗,所以警察执法需要武力保障,警察必须拥有使用武力的权力,必须具备在必要时能够使用武力的能力。警察使用武力,包括徒手、警械、武器以及控制语言,是所有警察权中最为极端和严厉的强制手段,因此香港警方对应六种不同程度的抵抗行为,将警察武力分为五级:

图片 17

图片 18

这个规则的核心,就是无论嫌疑人是否真的已经犯罪,或者不管说犯下的罪行轻重,只看你是否违抗了现场警察的处置,以及对警察、对其他周边的人的威胁程度高低,警察就有权决定使用什么程度的武力来解决问题。

一级警察武力:警察使用语言指示。一级警察武力的使用要求警察在面对心存抵抗情绪的行为人时,首先要保持警惕,注意观察行为人及周围环境,使用语言让其配合警察执法,同时保持站位控制和一定的安全距离。

图片 19好了,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明白之前那个案例中的闯了红灯又不服从警察命令的华裔老人为什么会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强制约束并被起诉了吧。因为其不懂警务中的警察武力使用规则,在警察执法过程中动手拉扯推搡了警察,很可能就被视为侵犯警察的执法权,达到了可以使用“肢体攻击”或“物理攻击”的标准,所以不懂警务难免会引发误会。

图片 20二级警察武力:语言控制。要求若警察执法遇到行为人有言语抵抗时,首先要保持冷静,通过使用警告等告知其行为的后果,同时身体保持戒备状态,以警察的威慑力控制对方。

图片 21

图片 22三级警察武力:徒手控制。徒手控制分温和徒手控制和强硬徒手控制两种。警察执法若遇到行为人消极抵抗时,宜用温和控制手段,如压点控制,限制其行动自由.确保执法的顺利进行。强硬徒手控制是警察在执法中遇到防御性反抗行为时,用拳、拿、踢或倒地等技术进行控制。强硬性徒手控制是警察判定行为人的防御性反抗行为可能造成警察或他人轻微伤害时使用。

图片 23四级警察武力:中级武器使用。中级武器使用分温和式武器使用和强硬式武器使用两种。温和式武器使用用于制止行为人的防御性抵抗行为。当行为人的防御性抵抗行为可能对警察或他人造成一定伤害时,警察可使用武器进行控制,如用警棍进行击打等。强硬式武器使用是指用催泪化学剂溶液喷射器、胡椒喷雾器等武器制止行为人的恶意攻击,防止其对警察或他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图片 24五级警察武力:致命武器的使用。致命武器的使用主要是指用警用枪械来制止行为人的致命攻击致命武器的使用包括三种情况:用于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生命威胁或严重伤害:判定有人犯了严重暴力罪行而需加以拘捕或拘捕任何在犯该等罪行后企图拒捕的疑犯;平息骚动或暴乱。

图片 25综上,香港警方对警察武力的使用有较科学、合理的分级和严格的界限规定.对警察执法中可能遇到的抵抗行为做了较细致的分级,在每一级警察武力使用中规定了详细的武力手段的使用,并由相关法规来保障,确保了香港警察能够适度、适法和正当的使用警察武力。所以在香港发生的三名警察硬挑百余骚乱人员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港方使用武力的层次会根据对方的抵抗层次而调整。

这种理念是国际大部份执法者和司法认同,内裏包含何为“合理武力”。

这是香港警务技能的一个重要环节,要半天的课程。

图片 26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