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贝雷帽的风险,黄绿贝雷帽的危害SERE锻炼

作者:韦德19461188

这是系列第三章,你可以通过这些链接阅读第一部分(

绿色贝雷帽的高风险“生存、躲避、抵抗、逃脱”

图片 1

原文地址:

这是系列第三章,你可以通过这些链接阅读第一部分(

图片 2

我从箱子洞中探出头来以保证能看清外面的情况。我看到了Jamie W.和Mike M.也在进行他们的“战术偷窥”。房间里所有人都盯着那扇门。我听到了门外霰弹枪砰砰两声,门把手以及里面的机械装置飞过了整个房间,撞到后墙反弹。所有探出的头都缩回箱中保证安全。

当参加一门为了特殊任务所设立的训练课程后,我了解到在这六个月的课程期间,我将在某个时间点参加SERE学校,但我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我们的SERE训练被分为几个阶段,开始是室内教学,之后便是毫无预兆地在战俘营蹲大牢……但究竟是什么时候?

门打开后,先是闪光弹压杆弹开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尽管塞着耳塞,我还是坚决地用手指堵住耳朵,从而缓解爆炸声的冲击。

无论是不以为然还是选择相信,一些传言描述了囚禁过程中的具体细节:随着时间推移,将会有一连串能撕裂你耳朵的音乐以及其他的噪音用来折磨囚犯,从而降低他们的“抵抗”能力。跟其他各种各样的细节猜测相比,我选择接受这一条。

图片 3

我想起James Rowe的《Five Years to Freedom》写道的,他被北越军惩罚后,为了度过蚊帐被拆掉的那几个夜晚,他设法从轮胎上搞了点橡胶藏起来。随着黄昏到来,蚊虫肆虐,James搞到橡胶并点燃了它,产生了一种有害的黑烟来驱赶蚊子。James拿着燃烧的橡胶,直至几分钟后完全烧尽,随后蚊子继续聚集在他身上,并在余下的夜晚无情地叮咬着他。

第一个进入房间的队员叫我们在箱子里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三人通过洞孔伸出手臂挥动起来,并大喊自己的名字。随着门闩发出最后一声咔哒,箱门被打开,我被从这个小小的入口中拉了起来。

图片 4

借着房间中央那个高功率60W灯泡发出的刺眼光芒,Jamie、Mike和我眯着眼睛看周围的其他人。我们的救援人员来自一个姊妹中队,这真是一种荣幸。他们迅速地将我们带领到门厅中,然后将我们推进一个不断变长的“国家囚犯”队列中。我们靠在墙上,低着头蹲着,一只手放在我们面前的囚犯肩膀上。

Figure 1 James Nicholas "Nick" Rowe ,美军SERE课程的奠基人。曾经在越南战俘营待了5年,在即将被处决前打倒守卫,并追上了碰巧前来的美军直升机从而顺利逃脱。

一名突击队员在我们队列间走过,将一对对耳塞放到我们的手中。这让我想起来,自从被从箱子中拉出来,我还带着自己的耳塞。同伴和我四处搜寻绑架我们的人,准备给他们一个应得的“再见之吻”。突击部队预料到了这一情况,并越来越强硬地命令我们保持低调,以防我们搞到任何审讯者的身份。事实证明,我们的审讯人员在直升机降落前就已经转移到了一个保护室中。

你要问这个故事的重点在哪?就是James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即使如此之小:他从敌人那夺回了对自己舒适度的控制权,虽然只有几分钟。即使这样一个小小的“胜利”也为他赢得了急需的内心能量。对于我来说,这是他的这本书中最印象深刻的段落,我理解他想表达的。

“起立!跟上你前面的那个人。我们出发!”我们的长蛇编队最后一次穿过大楼,进入了冰冷的夜空。我们被带进美国空军第一特种作战联队的H-53重型运输直升机后舱,坐下并等待升空。当直升机起飞并转向大本营的角度时,突击队员们将水果和糖果棒掏出来分给我们。我们津津有味地咀嚼了起来。

我知道自己讨厌那种大声的音频干扰,并且为赢得自己的“小胜利”做准备。我搞到了一副柔软的、海绵制的、黄色的耳塞,然后从我的战斗衫袖口中抽出几圈线,将耳塞压扁塞进袖口的洞中,然后将洞口缝合。如果他们不拿走我的战斗衫,这副耳塞也许就能发挥作用。我想象着我们的衣服可能会被他们完全夺走,然后在监狱里发一套统一的狱服,如果这个时刻到了,我不得不另想办法。

我已经记不太清自己上一次吃饭时什么时候了——当然不包括在战俘营那次囚犯集中起来做的“汤”。这离那次“营救坠机飞行员”的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奇怪的是自己并不是很饿,并且那次在战俘营做饭时所缺少的一种香料仍然在我的脑海中萦绕不绝。

我开始关注SMU(Special Mission Units,专指 Tier 1 单位)训练课程的动态。任务一个接一个。在北卡罗莱纳的丛林中。我们要花几个日夜巡逻,目的是搜寻由于飞机坠落而不得不弹射伞降到“敌方领土”上的飞行员。这个其他战斗巡逻任务没什么不同:全程保持严格的战术纪律、食物少、几乎没有睡眠。我们找到了飞行员。并开始在“坏蛋”国家领土上进行长途跋涉,准备回到自己的家园。

回到大本营后,我们的编队站满了一间仓库大小的屋子。在我们左前方的那个人看上去不怒自威,正是他带领着突击部队的弟兄们营救我们。我们很敬畏他们。在我们的指挥官简短地讲了几句话之后,伴随着国歌响起,我们立正并齐刷刷地敬礼。最后,突击队员走到我们跟前并挨个祝贺我们每一个人。这个过程有点老土,但也是一段感人的经历。

我们在离营地几英里远的一个小湖边停了下来,等待己方的交通工具将我们带回去。一辆货运卡车准时到达目的地,我们爬了上去。这真是太棒了,我想。这漫长的任务终于结束了。这趟车程比预期的要长,我发现自己的膀胱再也承受不住了,于是把自己水壶中的水都倒在了卡车地板上。

那天我们没有离开仓库。我们被指示留下来过夜,睡在小床上解压。在这一段日子结束后,我们就能被允许回到自己的家了。一切照常,这里有一些清淡的咖啡蛋糕以及果汁可食用。我们吃吃喝喝一直到了凌晨,并且互相分享自己的经验。

“嘿,不要倒在这,大兄弟。”我的一哥们抱怨道。

我注意到其他人穿着他们分发的Gortex外套。“你们从哪拿到这些的?”我哼了一声。“这些外套就放在我们的箱子顶上,伸手就能把它们拿进来。”他们解释道。“我还奇怪为什么你不拿你的外套。”好吧,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像我总说的那样。我一直不知道那里竟然放着一件外套。在胶合板盒子里度过的54小时中,我只能靠黏在屁股上的落叶来获取一点点温暖。

“真的?你要知道你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吗?”我问道。

“啃屌”上士

我们突然停了下来,卡车的后门被打开,自动射击的声音划破天际。一群穿着不伦不类制服的人员尖叫着并把我们从车上拽了下来。就是这样,被俘——SERE训练的战俘阶段已经开始。

在我们暂住在仓库后不久,我看到一个兄弟Kurnrick上士穿过人群直奔向我。他直直地站在我跟前,问道:“你跟那些癞蛤蟆说了关于我的什么事?”

夜幕降临,我们不得不面朝下躺在泥土中。我们的手被绑在身后,头也被罩了起来,头罩捆得很紧,让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找到机会转过身来,感受到氧气被剥夺的恐慌开始蔓延全身。敌军守卫以一种伪装的口音向我们提出问题和命令。我感到身上的衣服被扒去,直至全裸,然后被命令坐到地上。

“什么?”我要想一想。

这里的地面是冰冷的混凝土板。当时是冬天,我赤身裸体地坐在混凝土板上直哆嗦。最后我听到:“站起来,犯人!”

在参加SERE的抵抗训练实验(RTL:Resistance Training Lab)之前,出于亲密的玩笑,我把Kurnrick上士的名字改成了“啃屌”来嘲弄他,并且期望着他能用同等甚至更冒犯的语句回击。“啃屌”——这只是我过去那几天叫的而已!

我被拉了起来。在那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贴在屁股上,我伸手把那玩意弄掉——感觉似乎是橡树在冬天落下的枯叶。

之后,在我的一次受审中,审讯人员的一个奇怪表情让我笑出了声。

“那是什么……你从你的直肠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犯人?”守卫尖叫道。

“这TM有什么好笑的,犯人?”

“长官,这只是些夹在屁股上的树叶。”

“啊没什么,长官。”我连忙解释,“只是我想起了我的一个伙伴,在他对我生气时总会摆出一张搞笑的脸——每次都让我乐不可支。”

“你的直肠里还藏了些什么,犯人?”

“所以,那人是谁,囚犯?”

“……就是树叶,长官”

我的大脑开始回溯,直到想起记忆中最后一件让我笑出声来的事情——正是Kurnrick上士占据着我的头脑。由于不想透露他的真名,我就说:“啃屌上士,长官。”

我被允许拿回自己的衣服——靴子除外。然后我被带到一座建筑内,被塞到一个木箱里。箱子的门被关上并在外面上了锁。

“呃,如果我们现在就去让‘啃屌’上士秀一下他的搞笑脸,他就会展示给我们看,对吧囚犯?”他接着问。

“脱下你的头罩,犯人。”警卫吼道。

“好吧,先生,我估计他会痛快地答应。”

我脱下了头罩,看到离我头大概几英寸的箱子顶上有一个方形的洞,洞的大小刚好能让我的头伸出去,只是现在我还不敢这样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Krunrick上士后来跟我说:“当我正待在自己的箱子里时,两名守卫突然把我拉了出来,一边拍我一边喊:‘给我们看看你的搞笑脸,啃屌!秀一下你的搞笑脸!’”因为这些守卫用“啃屌”称呼他——之前这个词之前只有我独家专用,所以他很快判断出了一定是我搞的鬼。

“把头罩放在箱子顶部,犯人。”

回归自由

然后守卫用头罩盖住了方孔。我现在处在一种难以言表的尴尬境地,那就是如何在这个小箱子里把衣服穿上。我发现如果把自己的屁股塞到一个角落里,则可以勉强沿着对角线将腿伸直到另一个对角处。我开始可怜我们的班长Ben S.少校,他身高超过了6英尺。

SERE RTL训练教会了我们关于自己和他人的许多知识。我对这场考验的评判其实又少又肤浅。这段经历给了我很多的耳光——无论是比喻意义上的还是字面意思上的——而几周后,我又恢复了每日早晨的照常训练。

然后音频刺激开始了。这是通过能让你耳鸣级别的扬声器传送出病态的音乐、尖叫声、婴儿哭闹……所有声音都是无法承受的响亮。我咬住自己衬衫袖口的缝线处,直到咬开一个口子并取出了藏在里面的耳塞。美妙的耳塞!我把它们塞进耳朵,尖锐的噪音顿时变得平淡无味。当然噪音并没有完全消失,但这就是我的“James Rowe式”的胜利。

我背着一个50磅的行军背包。沿着漫长的街道和其他等等路线完成一个七到八英里的晨间行军运动。

即使我穿上了衣服,仍然哆嗦个不停。我偶然将头从箱顶上的洞中伸出来,伸到我能视野清晰地偷看周围。我在一间房子里,并且旁边还有另外两个箱子,上面也都用头罩盖住了方孔。门被打开了,我急忙缩回去。

当我在RSL过后的第一次行军中,在走到四英里处的标记时,我拿出一个水壶把里面倒空——以足够盛接一股陈腐、棕色的尿。我又想起当初SERE被抓前待在卡车里的时候,膀胱都要憋炸的情形。陈腐棕色的尿液——我想说的是即使是温暖新鲜的尿液也已经够糟了……更何况现在这样腐败发棕的玩意?好吧,因果报应,这壶敬你,“啃屌”上士。

“你要水么?”我听到。

图片 5

他在跟我说?头罩被揭到一旁,一张尖酸的脸出现在洞口。

“犯人,你要水么?”他大喊道。

“是的长官,我要水,谢谢。”我回应。

当抬头看他的时候,我确保不要将头转向任何一侧,以免自己的黄色耳塞露出来。当门关上的声音响起后,我迅速把耳塞拔出来藏到了角落。门轻轻地打开,让守卫能推入一罐热水。我明白了:这些水是解决口渴问题,并且水温是用来保证我们身体内部恒温。每隔几个小时,我们都会得到一罐热水。喝了这么多热水后,我的膀胱很快膨胀起来,不得不用木箱角落提供的那个10号汤罐来排尿。

“你想要吃的吗?”守卫时不时地会来问一下。然而他们并不理会我的肯定答复,而是大笑着走开,他们永远不会给你食物。这不过在逗你玩。

在箱子里经历了无数小时与扬声器噪声做抗争的折磨之后,门闩再次响起。我拔掉耳塞并将它们挡在角落。

我爬了出来并站起身让卫兵将头罩在我的头上。我被带着穿过这个建筑,然后被迫磕磕绊绊地爬过一些木制楼梯来到审讯室。

我被扔到一把椅子上,头罩被揭下来。房间很大。我坐在一个小型野外桌旁,上面用三脚架支着一个摄像机对着我拍摄。我在镜头前用手指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的审讯者坐在对面,愤怒地盯着面前的文件。在他身后是高墙上的一个小窗户,窗户另一头是一个黑暗的房间。

“报告你的军衔和全名,犯人。”审讯者嘶声说道。

“我的‘序列号’怎么样?”我开玩笑说。

“站起来,罪犯!”守卫咆哮道,并抓住我的领子。他抓着领子把我拽起来。并猛地把我撞到了胶合板墙上。墙被紧紧的扣住,很容易吸收我身体的震动。这让我相信这个房间就是为了干这事而快速临时建造起来的。

“犯人,你以为这是在玩游戏么?”守卫给我的腹部来了几个勾拳,把我打倒在木地板上。学到新的一课:不要跟你的审讯者玩幽默,即使这只是一场游戏。

关于作者:

Master Sgt. George E. Hand IV,曾经在绿色贝雷帽和三角洲部队服役,并且担任过绿色贝雷帽的潜水教官。

图片 6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