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称军事打击将激起IS在全球发动更多恐袭,威胁

作者:韦德19461188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江浩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令中东多国陷入内乱,而后多个恐怖组织趁机崛起。特别是2014年冒头并“定都”拉卡的“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国攻城拔寨,巅峰时期其治下“领土”相当于意大利面积大小,在所有其控制的城市中,黑色旗帜飘扬在高大建筑上,一时间这股恐怖“妖风”吹得中东多国局势大乱。此外,“伊斯兰国”还在全球范围内频繁煽动和组织大规模恐怖袭击,令其迅速“成长”为当今世界最臭名昭着的恐怖组织。 醒过神来的国际社会开始在中东地区全力清剿,最终在2017年,“伊斯兰国”的垮台成为定局,“哈里发国”计划撞上了地缘政治现实,军事上全面溃败似已无可避免。但法新社评论却认为,“伊斯兰国”可能重提其早先的非领土化战略,变本加厉地在全球各地煽动叛乱和袭击活动,特别是西方国家和俄罗斯这些“远方敌人”将成为重点打击对象,以此彰显国际社会必须对其加以重视。2018年的反恐形势较之过往可能更加严峻。 2017年中东地区反恐战争的进展远超外界预期,一方面是源于国际社会对“伊斯兰国”在全球范围内威胁的清醒认识,出于自身利益以及道义上考量,在反恐战争中更舍得“卖力气”了。另外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的反恐力量出于战后博弈考量也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事上分外积极,例如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与政府军踊跃参加解放大城市的战斗,美国领导的联军对拉卡狂轰滥炸,叙利亚政府军及其友军则不顾伤亡在代尔祖尔死打硬拼。 2017年“伊斯兰国”在中东全面溃退的同时,全球范围内反恐大局却呈现出恶化趋势。据克拉里恩项目组织2017年10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9月底至10月中旬的半个月里,全球8个国家新查出12个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通过直接指挥恐怖分子或者在网上引诱蛊惑其追随者,制造或鼓动了数十起造成人员死伤的袭击。伦敦、斯德哥尔摩、纽约和巴塞罗那等大批欧美重要城市接连成为目标。

图片 1 6月16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

近期,《军事文摘》杂志摘要发表我所文章《欧美国家“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发展》,原文如下:

图片 2

  尽管美国及国际社会打击“伊斯兰国”(IS)的行动取得了进展,但该组织发动恐怖袭击的能力和全球影响力并未减弱。随着军事打击等压力增大,该组织将强化其全球恐怖行动。在效忠“伊斯兰国”的枪手制造了美国历史伤亡最为惨重的国内恐怖袭击事件几天后,一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描绘出了上述严峻形势。

2016年6月12日2时许,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夜总会,一名携带突击步枪、手枪等装备的恐怖分子与一名警察短暂交火,随后进入夜总会内挟持人质。此次枪击事件,造成至少50人死亡、53人受伤。枪击案发生前,该恐怖分子拨打了911电话,宣称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6月13日20时30分许,另一名自称效力“伊斯兰国”的男子在巴黎近郊的住宅区杀死一对法国警官夫妇。近期两次典型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引发西方社会的巨大关注。

资料图片:IS极端武装恐怖分子。

  6月16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布伦南直言不讳地发出警告称,“伊斯兰国”虽势力大减,但这个组织有韧性、有人力、有资金来源,仍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他说:“我们的努力并没有减弱该组织的恐怖主义能力和全球影响力。随着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伊斯兰国’施加的压力日益增大,我们判断,该组织将强化其全球恐怖行动。”

“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创新性”在于行为方式的“独特性”。其无需经过集体的组织、领导与决策过程,为规避官方机构的情侦,可完全自主地决定攻击的目标、方式,以及工具。“独狼”式攻击将成为“伊斯兰国”针对欧美国家发动恐怖袭击的主要形式。

据美国苏凡集团2017年10月发布的数据,前往叙伊参加“伊斯兰国”的外国人最多有3万人左右,其中6000余人来自欧洲,主要是来自法国、德国和英国,其中2000人左右已经回国。随着恐怖主义扩散化、恐怖分子本土化、极端思想传播网络化,防堵和肃清“伊斯兰国”的任务将变得愈发艰难。美国国土安全部警告称,“伊斯兰国”正策划超过“9·11”事件的更大规模伤亡的恐怖袭击。英国军情5处也警告称,英国面临的恐怖袭击威胁已达到30年来最高水平。法新社数据则显示2017年的前11个月里,法国有46名警察和16名宪兵自杀身亡,警务人员的自杀潮被认为是反恐压力过大所致。 那些从中东战场“学成归来”的本土武装分子,将成为“伊斯兰国”散布在全球的分支骨干,纵观2017年全球反恐形势,中东以及北非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组织异常活跃,埃及几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恐怖袭击震惊世界,而欧美的“同行”大多还处于“休眠”状态,西方安全机构口中所称的潜在大规模恐怖袭击的策划者就是指的这些人。这些被英法高层斥为应该“死在中东”的武装分子就像是一颗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严重困扰着欧美各国安全部门。 另外,“伊斯兰国”对互联网的使用也是其他恐怖组织所无法比拟的。前者依托网络支付筹集大量资金,通过创办电子刊物以及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发布富有煽动性的文字、图片以及视频进行蛊惑宣传,将自身包装成一个“理想之国”,用于招募新成员以及蛊惑煽动追随者发动恐怖袭击,甚至开发“圣战”网络游戏以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对于互联网工具的娴熟运用,令极端思想“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扩散,“伊斯兰国”的影响力、破坏力随之大幅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当西方国家的安全力量把重点放到监控从中东战场回流的本国武装分子时,发动独狼袭击的却大多是那些在网络空间受到蛊惑的土生土长的移民二代。欧美各国也注意到了“恐怖幽灵”在网络空间的活动,美国用于打击恐怖组织的“战神”联合特遣部队就设有专门的网络战部队,主要职责就是摧毁或破坏“伊斯兰国”招募战士和进行内部通信的电脑网络。而欧盟也联手各大互联网公司,加大了查删恐怖信息的力度,据欧盟委员会的互联网论坛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30万个推特账号因涉恐被废止,15万份视频被删除。 相较于欧美安全部门的应对,“伊斯兰国”在网络空间的“勤勉”和技术领域的“创新”更令人印象深刻。据外媒总结称,“伊斯兰国”发帖招募男性时封面图片会选择简单直白的,招募女性时则会选择颜色明快的图片,另外还会积极回复每条公众留言,让每一个留言者感受到“尊重和被关注”。另外在黑客技术的运用方面,“伊斯兰国”也展现出传统恐怖组织所不具备的高水准。 显然,“伊斯兰国”的威胁并不会随着其在军事上的失败而终结,恰恰相反,该组织在中东的全面溃败所引发的“外溢效应”将冲击全球安全形势,特别是备受难民危机以及独狼恐袭困扰的欧洲。作战经验和组织能力兼备的恐怖分子回流本土、在网络空间无孔不入的极端思想、被蛊惑后蠢蠢欲动的独狼,“伊斯兰国”正逐渐适应“丧师失地”的新局面。2017年,该组织度过了一段人人喊打的“艰难岁月”,但这并不能成为其被轻视的理由,2018年仍需严防这个全球头号恐怖团伙“破罐破摔”。

  奥巴马等美国政府高官多次声称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取得重要进展、该组织正处在2014年以来“最为衰弱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布伦南的这一最新评估让人困惑,也使外界质疑所谓“进展”的成色。

“伊斯兰国”的发展态势对“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影响

图片 3

  今年4月与伊拉克总统阿巴迪会面时,奥巴马称,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正在取得进展,被该极端组织攻占领土中的四分之一重新被伊拉克政府控制。布伦南在本次听证会上也表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取得了重要进展,几个关键指标正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丧失了不少战略纵深;其金融和媒体行动的空间受到挤压;因外国武装人员流入减少,“伊斯兰国”补充作战队伍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且越来越多的成员因“理想幻灭”而急于叛逃。

“伊斯兰国”针对不同的国家公民,采取了不同的招募策略。如针对欧美国家,建议对“伊斯兰国”同情者、支持者无需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可在其国境内,自主选择目标,单独实施攻击;针对其他国家的同情者、支持者,建议其参加“迁徙圣战”,然后回国实施恐怖活动。2016年5月,“伊斯兰国”在网上发布了长达31分钟的音频,呼吁不能前往叙伊两国的“伊斯兰国”支持者们在欧美国家发起袭击。音频说,“你们在自身土地上发起的最小规模的行动也比我们采取的最大规模行动更珍贵”。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评论说:“从约旦到美国,在应对‘独狼’时承受的压力都是巨大的,而不幸的是,对此我们还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方案。”

资料图片:库尔德武装女兵。

  种种压力之下,为维持其在全球恐怖主义活动中的主导地位,“伊斯兰国”正调整策略,大力招募、培训和部署人员,以便在西方发动进一步的恐怖袭击。

美国主导的联合反恐行动引发报复。2016年5月下旬,伊拉克政府军启动夺回费卢杰的行动,一星期内从城市周围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收缩包围圈,5月底发起总攻。6月16日,美国从地中海和波斯湾同时向“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发动攻击,这是美军第一次从两大水域对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目标进行轰炸。近几个月来,“伊斯兰国”遭受多方打击,节节败退。政府军突进过程中,来自“伊斯兰国”的抵抗力度远低于预期,大量“伊斯兰国”人员向西逃跑。从奥兰多到巴黎的“独狼”式恐怖袭击案件,恐怖分子均自称效忠于“伊斯兰国”。有国外媒体认为,这是该极端组织在“刷存在感”,以挽回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节节失利的颓势。无论这种“独狼”式恐怖袭击案件是否与“伊斯兰国”有直接关联,从广义上讲,都可以认为是极端思想刺激产生的恐怖报复行为。

  布伦南表示,美国等西方国家是“伊斯兰国”全球目标清单中的关键部分。虽遭受严重打击,当前“伊斯兰国”的成员仍远超“基地”组织的极盛时期。中央情报局估计,在其核心势力范围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伊斯兰国”有1.8万至2.2万名作战人员,在利比亚约有5000至8000人,在尼日利亚有约7000人,渗透到埃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地的“伊斯兰国”分子,也已经达到数百人。

图片 42016年6月12日,美国奥兰多市发生一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50人死亡、53人受伤

  这些成员中,有一大批来自西方社会,他们很容易就可以返回母国并发动袭击。此外,“伊斯兰国”渗透他国的途径,还包括混入难民当中、利用人口走私网络、以合法旅游为掩护,等等。自2014年起,“伊斯兰国”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网络启发和引导发动在全球的恐怖袭击。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发生在巴黎和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案。中央情报局称,这两起恐怖袭击事件都是“伊斯兰国”直接指挥的。

欧美籍“圣战者”的回流为更多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创造条件。其他国家公民前往冲突地区参加战斗,即所谓的外籍参战者并不新鲜,但2013年以来,人数迅速攀升,规模前所未有。2014年9月,前往叙利亚参战的法国籍“圣战者”已达930人。英国反恐专家称,前往叙利亚参战的欧洲人超过到其他冲突地区参加“圣战”人数的总和,呈现井喷之势。而欧美国家更为担心的是,在中东地区参加“圣战”人员的回流,将是威胁欧美国家本土安全的定时炸弹。其中部分人经过战争的洗礼,不仅思想上更为冷漠激进,而且掌握了军事技能,拥有武器和爆炸物品的使用经验,在恐怖袭击中的生存能力更强。2013~2015年,欧洲安全机构阻止了多起回流“圣战者”策划的恐怖袭击,预谋的暴恐活动涉及英国、法国、荷兰、挪威等。但仍有很多漏网之鱼,例如2015年11月13日在法国巴黎发生的多起袭击事件,其中包括7起枪击案、6次爆炸,巴塔克兰剧院还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警方发动营救行动,击毙3名袭击者。该系列袭击事件造成约140人遇难。

  值得注意的是,“伊斯兰国”的恐怖威胁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该组织可以在不派人潜入、不向恐怖分子下达指令或不与恐怖分子有任何直接接触的情况下,就能在全球范围内煽动、发动暴力袭击。上个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副部长梅奥卡斯在美国国会参议院作证时曾表示,“我们身处全球恐怖威胁的一个新阶段,从恐怖分子直接发动袭击的阶段,已经发展到有人受到恐怖分子的影响就发动袭击的阶段。袭击者也许从未跟恐怖组织成员有过面对面的接触,他们只是受到了‘伊斯兰国’宣传的影响。”去年造成14人死亡的加州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事件,就是例证。

“独狼”式恐怖袭击将成为针对欧美国家的主要形式

  布伦南在听证会上也强调了这一点。他指出,“伊斯兰国”呼吁追随者在本国发动“独狼攻击”,要求其追随者“如果不能走向战场,那就让战场走向你”。

针对“独狼”式恐怖袭击,目前大部分国家官方发言或媒体评论仍然使用传统的表述,即指某人或某群体不隶属或受命于某个国际恐怖组织,多因经济、情感、心理等问题,在恐怖组织的极端思想影响下,选择人群聚焦的软目标,自发策划、准备和实施恐怖袭击。然而,现在的“独狼”大多数已不再是“生活失败者”,而是“回流圣战者”。欧美国家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案例表明,“伊斯兰国”正积极派遣官方难以侦测的欧美籍“圣战者”,特别是“背景清白”人士和伪难民回流入境发动“独狼”式袭击。

  对美国情报界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布伦南表示。16日,奥巴马和美国副总统拜登共同出现在奥兰多,与奥兰多同性恋夜总会枪击案受害者家人、警察和医务人员会晤后,奥巴马向49名受害者献上了49朵白玫瑰。奥巴马表示,美国将继续无情地打击“伊斯兰国”和“基地”等恐怖组织。

“独狼”式袭击者一般不事先与“伊斯兰国”组织或者其他激进分子协商,自主决策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伊斯兰国”在多个伊斯兰“圣战”网站都贴出招聘广告,提供针对美国、以色列、法国的自杀式爆炸袭击培训,而后自发就地“圣战”。“独狼”式袭击已经变得越来越广泛,其非对称优势日益显现。美国总统奥巴马指出,今后美国最有可能面临的恐怖威胁将不再是类似“9•11”那种大规模、高度协调的袭击,而是“独狼”行动,即某个人拿着杀伤性武器行凶。相比一定规模的恐怖袭击,“独狼”式袭击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更难被侦测发现。

  奥巴马同时也承认,“伊斯兰国”煽动他人发动“独狼式”恐怖攻击的能力很强,美国最近两起恐怖袭击大案奥兰多案和圣贝纳迪诺案,都是由受极端思想影响、宣称效忠“伊斯兰国”的本土极端分子制造的。奥巴马强调,为防止这类事件发生,不能仅依靠军队和情报部门。

图片 5“伊斯兰国”在正面战场遭受多方打击,节节败退

  布伦南也称,奥兰多恐怖袭击案中的枪手马丁与“伊斯兰国”没有直接联系,作为该组织的同情者,枪手马丁只是受到了其极端思想的启发,“这种启发可能导致有人走上毁灭之路”。

“独狼”式恐怖袭击者的活动特点是化整为零。近年来,在美主导的反恐联盟强力打压下,“伊斯兰国”势力受到严重打击,其在欧美国家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较小,该组织遂采取“分散化”和“去中心化”等形式化整为零地发动报复行动。2013年以来,欧美国家发生的恐怖袭击案件,大部分都是“独狼”所为,如2013年4月15日,美国波士顿国际马拉松现场发生的连环炸弹恐怖袭击案;2014年5月,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市的犹大博物馆,被一名“独狼”恐怖分子攻击,导致4人死亡;2015年1月7日,在法国巴黎,3名恐怖分子携带AK-47自动步枪、火箭筒闯入《查理周刊》杂志总部,打死了12人,其中2名袭击者于2014年夏天刚从叙利亚返回法国。

  不过,对于布伦南的分析和类似观点,也有人并不认同。总部位于美国的监视圣战分子的非营利机构“中亚媒体研究院”(MEMRI),曾发表了一份对“伊斯兰国”官方文章和讲话的研究报告,报告称,“伊斯兰国”的活动与策划“9·11”恐怖袭击的“基地”组织并不一样,“伊斯兰国”的重心不在全球恐怖主义,而在于建立和巩固一个“国家”,因而,“他们把与西方的冲突远远推迟到了以后的阶段”。

“独狼”式袭击方式的自主性更强,可能发生的地域更广。由于“独狼”式恐怖袭击者可自主决定袭击目标、方式以及工具等,且恐怖分子一般选择以平民作为主要的攻击目标,使用的手段也较为简单,例如暗杀、武器攻击、爆炸、人质劫持或是非传统方式的攻击。因此,任何标志性的建筑物、重大活动场合、人口相对聚集的场所、各种交通工具等,都可能成为其攻击的目标。

  也许,这一阶段来得比想象的要快得多。随着美国领导的军事干预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持续进行,激进分子正敦促其同情者们攻击任何敢于与之抗衡的国家。(记者 刘平)

社交网络在“独狼”式恐怖袭击中的作用

“伊斯兰国”运用社交网络招募外籍“圣战”分子已为众人所知,社交网络在“独狼”式恐怖袭击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独狼”式恐怖袭击在实地行动中具有“独”的特点,但是在筹划安排中具有“群”的联系。

通过社交网络动员追随者展开“独狼”恐怖袭击。“伊斯兰国”主要通过频繁发布极端思想和涉恐信息的方式,不断地刺激潜在受众的极端化,并且号召追随者直接进行“独狼”式攻击,力争形成去中心化的散点式“圣战”行动。

图片 6“伊斯兰国”宣传视频街图

通过社交网络发送恐怖攻击动员信息和战术建议,使追随者成为执行的主角。恐怖组织只要制定出明确的战略目标与战术,追随者就可以通过这些建议去自行策划,协调出完整的恐怖攻击行动方案。此时,“伊斯兰国”在“独狼”式袭击中的角色不是直接的策划与指导者,而是提供攻击信息、行动知识教育、发布战略目标与任务的信息协助者,追随者则成为恐怖行动的执行者。

结 语

欧美国家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表明,恐怖组织越来越倾向于采取“独狼”式恐怖袭击,不同于传统的“高水平”恐怖袭击。“独狼”式恐怖袭击更难为执法机构所发现,而且成本很低,袭击的方式多样化,可随时随地执行,不需要事前与任何上级组织进行正式的沟通,这也正是“独狼”式恐怖袭击的核心优势,因此“独狼”式恐怖袭击将在相当长时期内困扰欧美等国家。

面对“伊斯兰国”渗透下的欧美国家“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发展,各国必须采取行动。第一,加大对互联网的监控力度。多数恐怖袭击案件证明,“独狼”式恐怖袭击者在攻击前会从互联网发出宣誓的声明。第二,加强对“独狼”式恐怖袭击的理论研究,了解“独狼”恐怖袭击的形成、运作、仪式等内容,有助于执法机构找到规律和漏洞,加以应对。第三,强化安保措施、情报搜集和危险物品管理管控等措施。目前,“伊斯兰国”在中东的势力正遭受世界反恐联盟的打击,一旦将来“伊斯兰国”转入地下,更多的欧美籍“圣战”者将很可能回到本土活动,因此欧美国家的“独狼”式袭击趋势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坚持反恐战略中的双重标准,国际社会将无法通力合作,最终结果将是“伊斯兰国”的势力向欧美持续外溢,其安全威胁将逐渐增加。

[责任编辑:蒋佩华]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