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互连网司令部的建构及思维,网络成为美军

作者:韦德19461188

严骁 内容提要:美军网络司令部的组建是美军近年来军事转型的重要举措,必将对世界军事斗争理论和实践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研究其组建背景及特点,对我军着眼于新时期的军事斗争准备,完成打赢信息化战争的使命有重要的启示作用。关键词:美军 网络司令部 影响 思考中图分类号:E1 文献标识码:A2009年6月23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正式下令创建网络司令部,以协调网络安全以及指挥网络战。这是美军继上世纪末提出网络中心战概念以来,又一次率先提出的新作战概念。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美军不仅将这一概念停留在理论层面,而且很快将其落实到具体实施阶段。根据盖茨当天签署的一份长达3页的备忘录,网络司令部将在2009年9月1日前向国防部提交相关实施计划,最晚将在10月进入工作状态,并将于2010年底全部投入运行。一、 网络司令部组建的动因美军网络司令部的成立最基本的动因应该是其面临的日益严峻的网络安全形势。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及网络技术的普及,美国似乎成为世界上数字敌人发动网络攻击的中心。2007年,仅公开媒体报道的对政府和私人系统的攻击次数就达37000次。此外,还有约13000次直接对联邦机构发动的攻击,80000次试图对国防部系统的网络攻击。据美国国会研究处的统计,网络威胁对商业和政府机构以及国家安全构成的危险还在不断增加,仅对商业造成的经济影响每年就超过2260亿美元。在这一背景下,美国防部长盖茨在6月23日的备忘录中指出:“随着我们越来越依赖网络空间,再加上不断增加的网络威胁和漏洞,这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意味着新增的风险。”因此,组建网络司令部,应对日益增长的网络威胁势在必行。但事实表明,网络司令部绝非仅仅为了实施防御性行动。在2009年上半年的伊朗大选中,美国就曾利用手机和互联网发出大量的信息,这实际上完全是利用网络进行的一种信息攻击行动。此外,美国还多次对其它国家进行所谓的“网络制裁”,即停止某些国家和地区的某些网络服务。这从某种意义来说,也应该属于网络进攻行动。其实,美国官方在公布网络司令部的职责时,指出其将主要负责美国军队的网络安全和网络行动。其中“网络安全”毫无疑问,符合国防部声称的网络司令部组建目的,但“网络行动”显然是对“进攻”和“防御”两种行动的一种概念模糊化处理。结合美军利用网络组织的事实上的进攻性行动,美国在网络上的作战已经跨出防御范畴,演变为攻防兼备的行动方式。而现在网络司令部的组建,只是对整个网络作战功能的全面强化和提升。为了淡化这一目标,实际上,美国此前在舆论上已经做了大量铺垫――新闻媒体常常长篇累牍地报道美国受到网络威胁和黑客攻击,其中不乏公开针对中国、俄罗斯黑客的例子。从而造成网络司令部只是作为一个防御性作战指挥机构,是为了应对这些网络上的攻击而成立的假象。网络司令部的成立也是美军战略转型的需要。基于已具备的利用先进网络技术进行渗透、监控、摧毁敌网络系统的能力和“制网络权”绝对优势,不仅需要研发越来越多的网络战武器,而且还急需制订关于如何运用这些武器的策略。因此必需成立网络司令部,对目前分散在美国各军种中的网络战指挥机构进行一个整合,以更大地促进美军的战略转型——由传统战争转向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型的网络战。二、 网络司令部组建的历程 理论概念的提出上世纪90年代,美军就开始进行网络战的研究与实践。1993年,美国兰德公司的两位学者首次提出“网络战”的概念,从理论上界定了何为“网络战”,系统介绍了如何利用网络“干扰、破坏敌方的信息和通讯系统”,如何“在阻止敌方获取自己信息的同时,尽量多的掌握对方信息。”早在1999年,美国空军就认真考虑过成立一个航空队作为作战单位从事网络和信息作战。2002年美国通过了《政府信息安全改革法》,将政府信息安全工程划分为安全管理、安全技术实施和安全评估三大阶段。在此基础上,拟定了《美国的国家网络安全战略计划》,为美国关键IT基础架构提供综合性保护。“9•11”事件后,美国政府成立了“总统关键基础设施保护办公室”,为更好地发挥其作用,首次设立由办公室主任担任的“总统网络安全顾问”。国土安全部专门成立了“国家网络安全局”,负责制定国家的整体网络安全战略及其总体规划。国家保密局则设立了计算机安全中心和网络攻击中心,负责网络战的战略情报预警、网络攻防技术开发和网络信息战指导。2004 年3 月,美国国防部宣布成立网络进攻支援委员会,以提高军队网络进攻的能力。战略拟定及机构准备2005年1月美国防部依据国家战略,向全军发布了“国防部网络防御”备忘录,提出了改进国防部计算机安全的具体要求。为实现美军《2020联合构想》中提出的信息网络作战提供了有力保障,标志着美军“以进攻为主”向“信息进攻和信息防御并重”的信息战方针的重大转变。2005年3月,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更明确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和太空定义为同等重要的、需要美国维持决定性优势的五大空间。并于2006年12月11日秘密发布了拟到2030才解密的《网络空间作战国家军事战略》。同时,从2002年开始着手建立世界首支网络黑客部队。海军于2002年成立海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同年在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海军基地组建的新型“海军计算机事故反应队”,在通信网络的各个地点设置了传感器系统,不间断监视网络运行,发现网络薄弱环节并进行维护,对大量的网络数据进行分析,并提出防护建议。近年来,美军不断渲染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等其它国家的网络威胁,涉及网络方面的举措更是频繁出台。2008年1月8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国家网络安全综合计划”。接着,5月1日,美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战略技术处基于这一计划了展开“国家网络靶场”项目研发工作,这一项目将由多个部门参加并分步骤实施,其最终目的是保护美国的网络安全,防止美国遭受敌对电子攻击,并能对敌方展开在线攻击。同月,空军网络司令部成立,并于10月正式启动,很快就出台了《空军网络司令部战略规划》。2009年1月,空军计划中的网络作战部队,即24航空队宣告成立。海军网络司令部也于2008年10月组建,并于2009年初发布《海军网络司令部战略规划》。奥巴马上台以后,国防部网络司令部的组建开始进入实质性阶段。2009年2月9日,奥巴马要求对美国的网络安全状况展开为期60天的全面评估,以检查联邦政府部门保护机密信息和数据的措施。4月17日调查工作完成,评估报告提交总统审阅。评估报告包括联邦政府在维护国家信息安全中应扮演什么角色,各部门应通过何种途径更好地管理与保护网络系统,政府机构应如何防止出现技术漏洞并迅速报告网络攻击等。5月26日,奥巴马发布总统令宣布对白宫的国家安全体制半世纪来的最大一次改革。5月29日,白宫宣布组建网络安全办公室,以协调美国政府在此重要领域的活动。同时,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凯文•希尔顿称,战略司令部正在征召2000-4000名“士兵”,组建一支“特种部队”。这支特种部队不仅要承担网络防御的任务,还将对它国的电脑网络和电子系统进行秘密攻击。2009年6月23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正式签署命令,成立美军的网络司令部。并要求在2009年9月1日前向国防部提交相关实施计划,最晚在10月进入工作状态,并将于2010年10月全部投入运行。三、 网络司令部的地位、力量构成和职能地位根据国防部长6月23日签署的备忘录,网络司令部在行政级别上属于美军战略司令部的一个指挥网络战的次级司令部,但将保持业务与指挥上的独立性。司令部将设在马里兰州的米德堡军事基地。此外,由于国防部下属的国家安全局也负责网络监控和信息拦截,盖茨在备忘录中建议,由现任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中将兼任网络司令部司令,而未来该司令一职则将由四星上将担任。网络司令部的建立被认为是美国国家安全体制半世纪来的最大一次改革,表明美军已经具备了利用先进网络技术进行渗透、监控、摧毁敌网络系统的能力,这是美军力争继续领跑世界信息化战争实力的又一重大举措。种种迹象表明,网络司令部极有可能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升格为与太空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等并列的职能司令部之一。力量构成目前,有两个不同的网络战中心在美军战略司令部管辖下运行。一个是全球网络联合部队,主要负责保护五角大楼在美国本土和全球范围内的网络系统,应对每天数十万起试图攻入美军网络的攻击。另一个名为“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主要职责是对敌人发动网络攻击。网络司令部成立后,必将对这两者进行整合。目前美军共有3000-5000名信息战专家,5-7万名士兵涉足网络战。如果加上原有的电子战人员,以及拟于近期征召的2000-4000名“士兵”,美军的网战部队人数应该在9万人左右,即相当于7个101空降师。目前美军各军种都建有网络战力量,但信息不能互通,同一件事几个军种都在做,重复浪费且不能进行有机协作。因此新成立的网络司令部首先是一个统一管理机构,负责统一从军费里划分出款项给各军种实施网络战,协调网络战人员招募、培训和设备采购、分配、使用,建立能够使各种网络战力量互相配合的指挥系统,并制订网络战条令和作战计划等。按惯例,在网络司令部内部会并列设置与各项职能对应的办公室机构。主要职能1.统一协调各军种联合网络战 在2009年4月完成的美国网络安全状况评估中,美军各部队网络战力量分散的状况也引起了各方关注。美国家安全部门高层在各种场合多次公开呼吁军内各部门摆脱各自为政的局面。新成立的美军网络司令部将会作为美军网络战方面的最高管理部门,整合各军种网络战资源,协调全军联合网络战模式。因此,网络战司令部的主要职能之一将是做好“顶层设计”,重新调整网络战作战方式,提高网络战水平。并负责为各军种选拔、培训和装备实施网络战的人才。2.实施网络作战指挥“网络司令部”的成立,是“塑造、反应和防御”战略在信息安全问题上的具体投射,将促进美国凭借技术、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塑造一整套有利于自己的信息空间行为规范,塑造一个美国及与其共同分享意识形态理念的盟国能够从中获得最大收益的全球信息空间。根据信息空间和信息技术的潜在威胁,形成一套有针对性的行动机制,及时作出妥善应对;同时在某些特定情况下,采取包括“先发制人”在内的各种方式,综合运用包括远程网络入侵和物理破坏等方式,压制潜在对手,以最大限度的保障至关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以及美国对于信息空间的有效控制。基于目前的技术水平和网络发展形势,美军网络司令部或将实施三种网络战的指挥:一是秘密资料的窃与防。通过查找漏洞、破解密码,窃取机密信息,同时防止己方信息被他方获取。二是网络舆论战。运用新闻传播规律和对敌方社会心理的了解,编造谎言、制造恐慌和不团结等,形成对敌方民心士气上的破坏力。三是直接网络对抗。目前美军陆、海、空、天、电磁系统是一个大的网络,而美军作战力量又遍布世界各地。各种情报侦察、战场感知、指挥控制信息结成信息网;各种导弹、火炮、枪弹的火力结成火力网;各种参战力量、补给物资、弹药、设备等通过陆海空渠道形成后勤运送网。三种网络支撑着美军作战,美军最核心的网络战也在这三个网上,依靠这三个网的力量,先由实体作战部队实施突破、占领,或在较近距离实施电磁侵入和对抗,然后再实现进一步的瘫痪敌方系统、获取情报、施放假指令等网络战,彻底破坏敌方的战斗力。因此,这也是网络战的核心,是网络战中最惨烈的一环。3.重点看护和攻击 虽然美军基于优势的网络能力,完全能确保实施网络战,但同时又必须防止别国对美国进行同样行动。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中将4月21日在一次演讲时指出让美国国家安全局每天检查多达200万封的电子邮件的确难以办到,但指出全球有4000个左右的恐怖分子网站需要重点盯紧,否则恐怖分子从网上攻破美国的金融和经济系统,造成的损失将巨大无比。这一言论基本反映了美军实施网络战的原则,也为新成立的网络司令部确定了工作思路。即美军的网络战不是全面控制网络,事实上它也没有实力做到全面监控和操纵。美军要做的是重点看护和攻击。从针对目标看,美军当前的潜在战略对手,有形的国家是中、俄等竞争对手,无形的组织是反美武装和宗教团体等,这也同样适用于网络战领域。四、 美军组建网络司令部的影响美国网络安全领域各机构职能将重新界定在网络司令部成立以前,网络安全方面的事务主要分属各个政府机构管理,负责不同领域的业务。在军方成立网络司令部以后,各机构的职能必将面临新的界定。根据最近发布的一系列文件,预计这一事务的管理权限会作大的调整。具体来讲,白宫网络安全办公室将负责总协调;国防部网络司令部将总负责国家网络安全的政策、网络战实施指挥等;国土安全部将主管政府机构、社会团体、大型企业等网络安全的政策、实施、保障;其它方面的网络安全事务则将由国家安全局负责。促使全新战争形态和军种的出现 随着网络技术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领域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一定程度上,制网权,也成为继制海权、制空权、制天权后国际竞争的又一重要领域。美军网络司令部的正式成立,意味着拥有目前最大网络战资源的军队开始把网络作为继海、陆、空、天之后的第五个潜在作战领域,标志着网络战争已正式提入到它的作战议事日程。可以预见,这一指挥机构在其发挥完全职能后,必将为世界战争史引入新的战争形态――网络战争。它是同二战当中的机械化战争、二战末和冷战时期的核战争处于同一层次的战争形态,不是单纯网络的作战行动,而是一个完整的战争形态,一个全面的,包含方方面面的、联合的,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对美国而言,网络司令部的建立意味着势必将有更多资金和人员投入网络战领域。从更大层面上讲,美国建立网络司令部意味着网络战以后很可能作为一种国家战争新方式走入人类历史。今后美国如再遭受网络袭击,美国可以宣布其为战争行为,进行还击。而实施这一战争形态的作战部队也必将是独立于任何现有军种以外的全新军种――网军(目前美军也未正式未这一军种命名,但依据由作战领域确定军种名称的先例,如海、陆、空军,称在网络空间实施战争的人员为“网军”是比较合适的)。其实早在网络司令部成立之前,各军种已争先组建了各自的网络战部队:美国陆军建立了“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其职责是维护陆军各基地信息系统的安全,必要时可发起信息网络攻击,侵入别国军事网络,进行破坏甚至控制;美国海军成立了隶属于大西洋舰队的“舰队信息战中心”,该分队研制的自动安全事故检测系统能够改进信息系统的监控能力,并且成为美海军在安全机构中监视、侦察和反应能力的基础;美空军也成立了“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即空军609信息战中队,该中队的职责是与自动系统安全应急支援分队一起维护各空军基地的信息系统安全。所以,完全有理由预见,一旦时机成熟或者根据需要,美军很快就可以通过抽调力量整合,迅速组建一支独立于海、陆、空、和海军陆战队之外,能独立遂行或与上述各军种联合遂行作战任务的全新军种部队。美国“绝对军事优势”得到进一步拓展作为传统军力以及核打击能力在世界上具有绝对优势的头号军事强国,当前,美国几乎完全掌握了海、陆、空、天四个领域的控制权。成立网络司令部,由军方来主导网络安全事务,打造“网军”则是美国将军事优势向虚拟世界这个第五领域延伸的战略性举措。作为互联网的诞生地,美国在这一点上有着比其在现实世界更明显的“先天优势”。其网络资源是其它所有国家、地区和组织所不能相比的。以网络系统的核心,即根服务器为例,目前全世界一共有13台根服务器,其中一个是主根服务器,12台副根服务器,这台主根服务器就设在美国,而12台副根服务器当中有9台设在美国,只有3台分别设在英国、瑞典和日本。且这些服务器的管理都是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ICANN统一管理,负责全球互联网名、域名体系和IP地址等管理。显然,美国对互联网的管理,处在一个绝对的、单一的霸权地位,它掌握着制订规则和系统运行最核心的内容。另外涉及到网络战争核心的内容,比如电子器件,高端用芯片,基础软件产品等,在很大程度上核心技术也掌握在美国手中,且电脑的操作系统绝大部分都来自于美国的微软公司。美国在网络系统上的这种绝对权力,以及衍生的绝对影响,一旦美国为军方利用,必然会成为其最强大的杀手锏之一。网络司令部的成立,明确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和太空定义为同等重要的、需要美国维持决定性优势的五大空间之一,标志着美国“绝对军事优势”得到进一步拓展,更意味着美国准备加强争夺网络空间霸权的行动,继续以他国的不安全感为代价来确保本国在所有领域的“行动自由”。这对国际安全局势势必造成进一步的冲击――对英日等盟国,因信息的共享与保护,可能会在安全防护方面更加注重一体化;而对对中、俄等“潜在对手”,则会强烈剌激其对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的投入和研发。五、 几点思考认清网络战争的威胁,谨防网络军备竞赛历史上任何一种新技术在军事上的应用对人类社会都无异于一场灾难,所产生的后续影响,也是无法控制的。火药、飞机、大炮、甚至原子弹等先进科技在战争中的应用所带来的后果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同样,网络战争带来的影响也必然如此,一旦网络战争真的出现在当今世界,对人类绝对不是一个福音,这是值得我军和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 此外,还要防止被美国拖入无休止的网络军备竞赛。迫使潜在对手进入军备竞赛,借机拖垮对方是美国的惯用伎俩,前苏联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二战后的冷战期间,苏联首先是跟在美国之后,搞核军备竞赛;然后是八十年代,针对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不惜代价进行与之太空竞争。虽然在一定时期促进了科技的发展,也取得了许多成就,极大地增强了民族自豪感。但从长远来看,由于未能有效规划,不能如美国一样,注重以综合实力支撑军事力量发展,所取得的成绩仅仅局限于军事领域。因此,在一定意义上,盲目的参与军备竞赛拖垮国力,是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因素之一。当前美军大力渲染网络司令部的组建,各国都要谨慎辩证地予以审视,结合自身实际采取理性的对策,谨防形成网络军备竞赛的局面。 我国应积极参与国际社会的合作,向联合国或其它国际组织提交建议,促成国际社会能够达成类似《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国际公约,禁止网络战武器的使用。包括禁止任何国家秘密在计算机系统中嵌入可在日后危急时刻启动的恶意代码和芯片、禁止对非战斗人员和单位发起军事性网络打击行动、政府应当对互联网进行监管等。把握网络战特点,提升网络信息防御能力最近,以美国为首的各主要大国纷纷致力于发展网络战能力的事实表明,网络已成为各国对抗的重要领域。所以一方面我们要防止被拖入网络军备竞赛,另一方面要将“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向网络空间延伸,充分认识网络战的特点,致力于网络防护技、战术的研究,提升网络信息防御能力。首先,网络战是信息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战技术一方面可以攻击敌对计算机系统及其网络,达成对关键节点的破坏,导致其网络的瘫痪而无法正常运作,以削弱其整体作战能力的发挥,另一方面可以保护我方系统及其网络的安全畅通,为信息战提供必要的支撑。其次,网络战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战可以对敌人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民用等运作命脉的广阔网络空间,实施攻击,达成常规火力打击效果所不能及的重大效果,其破坏性远远超过火力打击。再者,网络战具有更大的隐蔽性与突然性。由于计算机系统及其网络一般处于开放与运行状态,网络攻击可以根据作战要求随时展开,而且不像常规作战那样,因为动用各种装备与人员而及早暴露企图。网络战可以在无声无息、没有硝烟的网络战场上,悄悄地、突然地发动网络攻击,达成意想不到的战果,使得对手无法设防,同时还可保护我方作战意图。最后,网络战具有更高的效费比。相比常规的火力作战,网络战使用的装备及其技术成本较低,而其作战效果远超于常规火力战,因此,网络战的效费比极高。针对这些突出特点,在网络战装备技术的发展与投入上不能按照常规武器装备的发展思路与眼光来看待。对网络战相关理论研究、技术研发、编制调整、人才培养、经费投入等方面必须予以更高的重视,在确保一定进攻威慑能力的同时,侧重于提高网络信息的防护能力。整合网络战攻防力量,统筹网络战能力发展目前,我国有若干个不同的职能部门承担网络战能力建设任务,存在交叉,需要统筹谋划我国网络战能力的协调发展。一是加强顶层设计。从美军网络战能力建设的实践和经验可以看出,进行网络战能力建设首先要有一个统揽全局的宏观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应该是在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的指导下“自上而下”地进行,从网络作战理论、武器装备、编制体系、综合保障、作战训练、人才培养和基础设施等方面进行顶层规划,传统的“条块分割”的思维模式和“各自为政”的行事作风不能适应网络战能力建设的需要。二是形成有效管理机制。我国目前已具备一定的网络战能力,在“网络攻击”、“网络侦察”和“网络防御”方面做了各自很多工作,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各部门没有纳入一个统一的管理协调机构,没有形成有效的协作机制。因此,当前我国的网络战方面并没有形成整体合力,也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从战略长远规划出发,我国网络战能力的整体提高亟待成立统一的管理机构,建立一套有效的协调机制。三是统一基础条件建设。应立足当前,在现有技术水平与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采取渐进式发展路线稳步推进,统一网络战基础条件建设规划及其技术规范,分别由不同的职能部门按照统一技术要求分别建设,以便为所有网络所共享与使用,待时机成熟时,兼收并蓄,成立国家级“网络实验室”乃至我国的“国家网络靶场”。四是充分利用民间网络技术,强化民间网络战备观念,为军方主导网络战积极防御提供坚实的后盾。同时大力投入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研发和利用,力争为网络战实力形成和运用赢得主动权。参考文献:1. US Defence Department.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for Cyber Operations . Dec.11 2006.2. Naval Network Warfare Command Strategy. Naval Network Warfare Command Strategic Plan2009-2013. February 19, 2009.3. Air Force Cyber Command. Air Force Cyber Command Strategic Vision. October 2009.4. US Defence Department. Cyberspace Policy Review. April 2009.5. CSIS Commission. Securing Cyberspace for the 44th Presidency. December 2008.6. Dan De Luce. US creates military command for cyber battlefield. Google News. June 23, 2009.7. Kari Hawkins. New unit looks to defend Army in Cyberspace. 美国陆军网站. April 22, 2009.8. 陈虎. 揭秘美军网络司令部. 新华网. 2009-06-27.9. 严美, 李健. 主要国家与地区网络战能力现状分析.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网站. 2009-05-2910. 韩震. 美“国家网络靶场”建设及其对我国网络信息安全的启示.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网站. 2009-05-29

作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必须有相应的力量支撑。按照美军架构,联合作战司令部是直属国防部的军事指挥机构,由多军种组成。按照美军的计划,网络司令部下属133支网络任务部队,其中陆军41支、海军40支、空军39支、海军陆战队13支。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意味着今后它将无需通过各相关军种,可直接指挥麾下所属各个军种部队。预计到2018年9月底,网络司令部将建成直属的133支网络任务部队,人员将达6187人。

  2015年,美国参议院就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举行听证会,美国前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就表示:“对技术的依赖给我们巨大的力量和机会,但也给对手攻击我们网络系统的机会……是时候升格网络司令部了。”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网络司令部成立与升级的内在逻辑

  在作战职能方面,作为战略司令部下属二级司令部时,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综合运用技术能力,统一网络行动,有效解决网络安全问题,保障网络空间的自由运行;并在保持全球安全环境和作战效能的同时,为民间机构和国际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升级后的网络司令部将更专注于防范和遏制来自外国军方、恐怖组织的网络攻击。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2015年,美国参议院就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举行听证会,美国前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就表示:“对技术的依赖给我们巨大的力量和机会,但也给对手攻击我们网络系统的机会……是时候升格网络司令部了。”

  2006年,美军重组战略司令部,将航天司令部并入,负责航天作战、信息作战、网络作战和对战略力量实施指挥与控制。2007年2月,小布什总统批准组建负责非洲事务的非洲司令部,改变非洲事务由欧洲、中央和太平洋三个司令部共管的局面。

信息化军事变革以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变迁

  这样一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由9个变成了10个,包括战略司令部、联合部队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和运输司令部等四大职能司令部,以及北方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南方司令部、中央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等六大战区司令部。

1999年10月,美国国防部把大西洋司令部改为专门负责联合作战概念开发、联合作战理论创新和进行联合部队训练的职能司令部:联合部队司令部,其战区防务分别交给欧洲司令部和2002年10月新成立的负责本土防卫的北方司令部。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是从战略司令部下属的二级司令部升级为独立存在、与战略司令部同级的一级司令部。作为战略司令部下属二级司令部的网络司令部,是在奥巴马时期建立的。

  作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必须有相应的力量支撑。按照美军架构,联合作战司令部是直属国防部的军事指挥机构,由多军种组成。按照美军的计划,网络司令部下属133支网络任务部队,其中陆军41支、海军40支、空军39支、海军陆战队13支。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意味着今后它将无需通过各相关军种,可直接指挥麾下所属各个军种部队。预计到2018年9月底,网络司令部将建成直属的133支网络任务部队,人员将达6187人。

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推出一系列战略,推进美国和美军的网络战建设。2011年5月16日,奥巴马政府公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高调宣布“网络攻击就是战争”,表示如果网络攻击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将不惜动用军事力量进行报复。

  2011年8月,根据《国防部效率倡议声明》,美军正式裁撤了联合部队司令部,联合作战司令部从10个变成了9个。由于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为国防部和全军提供网络作战能力,而且是从此前的战略司令部这一职能司令部分离出来,不是负责某一区域作战指挥的战区司令部,所以,网络司令部的性质属于职能司令部。网络司令部的升级,使美军重回四大职能司令部和六大战区司令部共10个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格局。

“cyber”源自希腊语,具有“掌舵”“调节”的意思;cyber一词的引入,将“网络”的意涵从计算机网络,拓展成了除机械、武器装备、设施设备等物理物件之外,对物理世界进行控制、调节、掌握的广大虚拟空间,在军事领域,它们不仅以各类信息获取、存储、处理、传输等系统的形式存在,而且嵌入飞机、坦克、大炮、舰船等机械化武器装备之中;它们不仅控制这些武器装备,而且联成网络,使作战单元、战场空间、武器装备链接成无缝一体的网络。

  美国“网军”横空出世

为理解特朗普升级网络司令部的意义,我们先要对美军的高层领导指挥体制有一个简要的了解。美国最高安全组织是依据1947年颁发的《国家安全法》而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为其法定成员。国防部长为文职,是总统的主要国防政策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军职,是美国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法定军事顾问。

网络司令部升级的直接影响

网络司令部升级的直接影响

升级网络司令部是特朗普对奥巴马军事遗产的继承与发展

2009年年初,奥巴马政府上任伊始,就把经略网络空间视为国家战略的支柱,连续打出了“七个一”的“组合拳”:一是推出一个报告,在上任60天内发布《网络空间安全政策评估报告》;二是强化一个战略,确立以核武器威慑、太空抢先、网络控制为支撑的国家安全战略;三是组建一个司令部,成立以指挥网络战为主要职能的网络司令部;四是制定一个路线图,正式出台美陆军《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构想》,被认为是美军制定的首份网络作战能力发展路线图;五是启动一个靶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启动了“国家网络靶场”建设项目,为提升美军网络攻防能力提供专业的实验与训练环境;六是策划一系列演习,先后组织了3次多国家、多部门和企业参加的“网络风暴”演习;七是颁发一个条令,即美空军《网络空间作战条令》,这是美军也是世界各国军队的第一份网络作战条令,它标志着网络作战对美军而言,已经进入规模作战和规范作战阶段。

  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推出一系列战略,推进美国和美军的网络战建设。2011年5月16日,奥巴马政府公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高调宣布“网络攻击就是战争”,表示如果网络攻击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将不惜动用军事力量进行报复。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对奥巴马制定的很多政策都颇有微词,有的甚至断然否决,例如TPP协议、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等;但在军事方面,特朗普显示了对军事领域高度专业性的基本尊重,升级网络司令部,是美军发展的既定步骤,也是特朗普对奥巴马军事遗产的继承与发展。

  这一步骤非同寻常。它意味着网络空间正式与海洋、陆地、天空和太空并列成为美军的第五维战场,这在美军历史上是第一次,在人类战争史上也是第一次。

韦德19461188 1

  2011年7月14日,美国国防部发布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新战略包括“五大支柱”。第一,将网络空间列为与陆、海、空、太空并列的“行动领域”,国防部以此为基础进行组织、培训和装备,以应对网络空间存在的复杂挑战和巨大机遇。第二,变被动防御为主动防御,从而更加有效地阻止、击败针对美军网络系统的入侵和其他敌对行为。第三,加强国防部与国土安全部等其他政府部门及私人部门的合作,在保护军事网络安全的同时,加强重要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防护。第四,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及伙伴在网络空间领域的国际合作。第五,重视高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并提升技术创新能力。既然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太空并列,网军的出现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今年5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时任网络司令部司令迈克尔·罗杰斯说:“全世界每一场冲突现在都有网络维度上的冲突,网络战不是未来概念或电影场面,而是真实存在。”但总的来说,网络司令部从升级到具有其他一级司令部的功能和能力,需要一个过程。正如退役美国海军中校林肯·史密斯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国防部是个庞大的机构,不会也不应该快速作出改变。如果打个比方,它有点像是一艘航母,必须缓慢和渐进地掉转方向。你不能指望一夜之间就全面改变。”吴敏文

  从此,美军所有含义为网络的措辞,全部变成了cyber。网络空间在军事以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无孔不入,网络安全成为军事安全、社会安全的重要基础。这成为奥巴马政府建立网络司令部的根本动因。

特朗普还在声明中写道,“这个新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将加强美国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能力,并为提升国防安全创造更多机会”,“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显示了我们应对网络威胁的决心,能够消除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疑虑,并对敌人形成威慑”。特朗普已指示国防部长马蒂斯着手网络司令部脱离国家安全局的事项,积极推进这一军事步骤的落实。

  虽然美国国家安全局也是美国国防部的下属单位,但网络司令部脱离国家安全局独立之后,在人事安排和地点设施等各个方面都将有所变动。

国防部下属陆、海、空三个军种部都是一级司令部,但只负责军种建设管理,没有作战指挥权。美军的作战指挥,由总统和国防部长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下达作战命令,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通过国家指挥系统下达给担负作战任务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再由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负责具体指挥所属作战部队。

  今年4月初,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发布关于组织架构改革的备忘录,要求国防部根据《2017国防授权法》中关于建立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规定以及其他相关法律,制定初步计划,以更好地优化组织结构和流程,特别是强化对网络作战和信息管理的支持。这意味着美军对网络战指挥机构进行实质调整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作战职能方面,作为战略司令部下属二级司令部时,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综合运用技术能力,统一网络行动,有效解决网络安全问题,保障网络空间的自由运行;并在保持全球安全环境和作战效能的同时,为民间机构和国际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升级后的网络司令部将更专注于防范和遏制来自外国军方、恐怖组织的网络攻击。

信息化军事变革以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变迁

2011年8月,根据《国防部效率倡议声明》,美军正式裁撤了联合部队司令部,联合作战司令部从10个变成了9个。由于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为国防部和全军提供网络作战能力,而且是从此前的战略司令部这一职能司令部分离出来,不是负责某一区域作战指挥的战区司令部,所以,网络司令部的性质属于职能司令部。网络司令部的升级,使美军重回四大职能司令部和六大战区司令部共10个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格局。

  网络司令部建立不久,对其进行升级的舆论就开始发酵。网络司令部自成立之日起,就与美国国家安全局设置于同一地点、由同一名领导负责,这种模式一直存在争议。2013年,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林恩认为,面对复杂而严峻的作战环境时,网络司令部被赋予的权限是远远不够的,根据美军条例,档次低的网络司令部只对其所属部队拥有指挥权,无法像联合司令部那样拥有“跨地理边界、跨部门、跨军种、调动本司令部内所有元素”的权力。

网络司令部建立不久,对其进行升级的舆论就开始发酵。网络司令部自成立之日起,就与美国国家安全局设置于同一地点、由同一名领导负责,这种模式一直存在争议。2013年,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林恩认为,面对复杂而严峻的作战环境时,网络司令部被赋予的权限是远远不够的,根据美军条例,档次低的网络司令部只对其所属部队拥有指挥权,无法像联合司令部那样拥有“跨地理边界、跨部门、跨军种、调动本司令部内所有元素”的权力。

  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中央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等美军主要联合作战司令部持平。特朗普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说,升级的网络司令部将把网络行动整合到单一的指挥官下面,从而优化对时间紧迫的网络行动的指挥和控制。同时,升级也将确保重要网络行动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

2006年,美军重组战略司令部,将航天司令部并入,负责航天作战、信息作战、网络作战和对战略力量实施指挥与控制。2007年2月,小布什总统批准组建负责非洲事务的非洲司令部,改变非洲事务由欧洲、中央和太平洋三个司令部共管的局面。

  在今年5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时任网络司令部司令迈克尔·罗杰斯说:“全世界每一场冲突现在都有网络维度上的冲突,网络战不是未来概念或电影场面,而是真实存在。”但总的来说,网络司令部从升级到具有其他一级司令部的功能和能力,需要一个过程。正如退役美国海军中校林肯·史密斯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国防部是个庞大的机构,不会也不应该快速作出改变。如果打个比方,它有点像是一艘航母,必须缓慢和渐进地掉转方向。你不能指望一夜之间就全面改变。”吴敏文

2009年6月23日,奥巴马授权国防部长盖茨正式签署备忘录,宣布合并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和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组建美军网络司令部,成为隶属战略司令部的二级司令部。它的实体属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第一任网络司令部司令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中将兼任。此后美军网络司令部一直与美国国家安全局设置于同一地点,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网络司令部司令。

  2009年年初,奥巴马政府上任伊始,就把经略网络空间视为国家战略的支柱,连续打出了“七个一”的“组合拳”:一是推出一个报告,在上任60天内发布《网络空间安全政策评估报告》;二是强化一个战略,确立以核武器威慑、太空抢先、网络控制为支撑的国家安全战略;三是组建一个司令部,成立以指挥网络战为主要职能的网络司令部;四是制定一个路线图,正式出台美陆军《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构想》,被认为是美军制定的首份网络作战能力发展路线图;五是启动一个靶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启动了“国家网络靶场”建设项目,为提升美军网络攻防能力提供专业的实验与训练环境;六是策划一系列演习,先后组织了3次多国家、多部门和企业参加的“网络风暴”演习;七是颁发一个条令,即美空军《网络空间作战条令》,这是美军也是世界各国军队的第一份网络作战条令,它标志着网络作战对美军而言,已经进入规模作战和规范作战阶段。

升级网络司令部是特朗普对奥巴马军事遗产的继承与发展

  在奥巴马宣布组建网络司令部之前,有两个不同的网络战中心在美军战略司令部管辖下运行。一个是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另一个是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于1998年组建,主要负责保护五角大楼在美国本土和全球范围内的网络系统。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于2005年4月组建,主要职责是对敌人发动网络攻击。

这一步骤非同寻常。它意味着网络空间正式与海洋、陆地、天空和太空并列成为美军的第五维战场,这在美军历史上是第一次,在人类战争史上也是第一次。

  为理解特朗普升级网络司令部的意义,我们先要对美军的高层领导指挥体制有一个简要的了解。美国最高安全组织是依据1947年颁发的《国家安全法》而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为其法定成员。国防部长为文职,是总统的主要国防政策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军职,是美国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法定军事顾问。

这样一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由9个变成了10个,包括战略司令部、联合部队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和运输司令部等四大职能司令部,以及北方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南方司令部、中央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等六大战区司令部。

网络司令部成立与升级的内在逻辑

既然网络司令部是一级司令部,网络司令部司令的起点衔级应该从中将上升为上将。由于国家安全局局长不可能再兼任网络司令部司令,国防部长马蒂斯近期将向特朗普推荐一名四星上将担任此职。

  鉴于网络司令部升级之后,已成为与美军陆、海、空三个军种部一样的一级司令部,而且网络空间也是一个空间维度——虽然是虚拟空间。因此,将网络司令部升级视为美军新增一个军种——网军,也未尝不可。

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中央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等美军主要联合作战司令部持平。特朗普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说,升级的网络司令部将把网络行动整合到单一的指挥官下面,从而优化对时间紧迫的网络行动的指挥和控制。同时,升级也将确保重要网络行动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

  网络司令部升级后,必须为网络司令部设立专门的办公机构。作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再挤占在国家安全局的办公地点,就显得很不合适了。机构的健全、人员的扩充、设施设备的完善,都需要有与之匹配的办公地点和工作空间。

今年4月初,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发布关于组织架构改革的备忘录,要求国防部根据《2017国防授权法》中关于建立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规定以及其他相关法律,制定初步计划,以更好地优化组织结构和流程,特别是强化对网络作战和信息管理的支持。这意味着美军对网络战指挥机构进行实质调整的时机已经成熟。

  1999年10月,美国国防部把大西洋司令部改为专门负责联合作战概念开发、联合作战理论创新和进行联合部队训练的职能司令部:联合部队司令部,其战区防务分别交给欧洲司令部和2002年10月新成立的负责本土防卫的北方司令部。

在奥巴马宣布组建网络司令部之前,有两个不同的网络战中心在美军战略司令部管辖下运行。一个是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另一个是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于1998年组建,主要负责保护五角大楼在美国本土和全球范围内的网络系统。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于2005年4月组建,主要职责是对敌人发动网络攻击。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对奥巴马制定的很多政策都颇有微词,有的甚至断然否决,例如TPP协议、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等;但在军事方面,特朗普显示了对军事领域高度专业性的基本尊重,升级网络司令部,是美军发展的既定步骤,也是特朗普对奥巴马军事遗产的继承与发展。

鉴于网络司令部升级之后,已成为与美军陆、海、空三个军种部一样的一级司令部,而且网络空间也是一个空间维度——虽然是虚拟空间。因此,将网络司令部升级视为美军新增一个军种——网军,也未尝不可。

  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区分为负责划定地区的战区司令部和负责规定职能的职能司令部。信息化军事变革以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已经发生一系列的变化。1999年前,美军共有9大联合作战司令部,其中包括战略司令部、航天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和运输司令部等四大职能司令部,以及大西洋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南方司令部和中央司令部等五大战区司令部。

这一认识的进步,即计算机网络战与电子战合二为一,是促进美军重新认识网络战,也即网络战概念在美军转型升级的重要原因。2009年,奥巴马政府宣布建立网络司令部时,网络的概念已然发生堪称革命性的变化,它的英语表述已经从“network”悄然变身成“cyber”,网络司令部即Cyber Command。

  国防部下属陆、海、空三个军种部都是一级司令部,但只负责军种建设管理,没有作战指挥权。美军的作战指挥,由总统和国防部长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下达作战命令,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通过国家指挥系统下达给担负作战任务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再由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负责具体指挥所属作战部队。

韦德19461188,网络司令部升级后,必须为网络司令部设立专门的办公机构。作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再挤占在国家安全局的办公地点,就显得很不合适了。机构的健全、人员的扩充、设施设备的完善,都需要有与之匹配的办公地点和工作空间。

  “cyber”源自希腊语,具有“掌舵”“调节”的意思;cyber一词的引入,将“网络”的意涵从计算机网络,拓展成了除机械、武器装备、设施设备等物理物件之外,对物理世界进行控制、调节、掌握的广大虚拟空间,在军事领域,它们不仅以各类信息获取、存储、处理、传输等系统的形式存在,而且嵌入飞机、坦克、大炮、舰船等机械化武器装备之中;它们不仅控制这些武器装备,而且联成网络,使作战单元、战场空间、武器装备链接成无缝一体的网络。

美国“网军”横空出世

  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是从战略司令部下属的二级司令部升级为独立存在、与战略司令部同级的一级司令部。作为战略司令部下属二级司令部的网络司令部,是在奥巴马时期建立的。

虽然美国国家安全局也是美国国防部的下属单位,但网络司令部脱离国家安全局独立之后,在人事安排和地点设施等各个方面都将有所变动。

  既然网络司令部是一级司令部,网络司令部司令的起点衔级应该从中将上升为上将。由于国家安全局局长不可能再兼任网络司令部司令,国防部长马蒂斯近期将向特朗普推荐一名四星上将担任此职。

从此,美军所有含义为网络的措辞,全部变成了cyber。网络空间在军事以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无孔不入,网络安全成为军事安全、社会安全的重要基础。这成为奥巴马政府建立网络司令部的根本动因。

  这一认识的进步,即计算机网络战与电子战合二为一,是促进美军重新认识网络战,也即网络战概念在美军转型升级的重要原因。2009年,奥巴马政府宣布建立网络司令部时,网络的概念已然发生堪称革命性的变化,它的英语表述已经从“network”悄然变身成“cyber”,网络司令部即Cyber Command。

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区分为负责划定地区的战区司令部和负责规定职能的职能司令部。信息化军事变革以来,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已经发生一系列的变化。1999年前,美军共有9大联合作战司令部,其中包括战略司令部、航天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和运输司令部等四大职能司令部,以及大西洋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南方司令部和中央司令部等五大战区司令部。

  特朗普还在声明中写道,“这个新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将加强美国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能力,并为提升国防安全创造更多机会”,“网络司令部的升级显示了我们应对网络威胁的决心,能够消除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疑虑,并对敌人形成威慑”。特朗普已指示国防部长马蒂斯着手网络司令部脱离国家安全局的事项,积极推进这一军事步骤的落实。

2011年7月14日,美国国防部发布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新战略包括“五大支柱”。第一,将网络空间列为与陆、海、空、太空并列的“行动领域”,国防部以此为基础进行组织、培训和装备,以应对网络空间存在的复杂挑战和巨大机遇。第二,变被动防御为主动防御,从而更加有效地阻止、击败针对美军网络系统的入侵和其他敌对行为。第三,加强国防部与国土安全部等其他政府部门及私人部门的合作,在保护军事网络安全的同时,加强重要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防护。第四,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及伙伴在网络空间领域的国际合作。第五,重视高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并提升技术创新能力。既然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太空并列,网军的出现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美军对网络战的认识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最先,美军对网络战的界定是计算机网络战。在美军1998年颁发的《联合信息作战条令》中,定义了计算机网络攻击(computer network attack):对敌方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信息或计算机及网络本身进行破坏、拒止、降级或摧毁的各种活动。在其2006年版的《联合信息作战条令》中,美军将计算机网络战界定为信息作战的五种核心能力之一,并且认识到:由于无线电网络化的不断扩展及计算机与射频通信的整合,使计算机网络战与电子战行动、能力之间已无明确界限。

美军对网络战的认识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最先,美军对网络战的界定是计算机网络战。在美军1998年颁发的《联合信息作战条令》中,定义了计算机网络攻击(computer network attack):对敌方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信息或计算机及网络本身进行破坏、拒止、降级或摧毁的各种活动。在其2006年版的《联合信息作战条令》中,美军将计算机网络战界定为信息作战的五种核心能力之一,并且认识到:由于无线电网络化的不断扩展及计算机与射频通信的整合,使计算机网络战与电子战行动、能力之间已无明确界限。

  2009年6月23日,奥巴马授权国防部长盖茨正式签署备忘录,宣布合并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和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组建美军网络司令部,成为隶属战略司令部的二级司令部。它的实体属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第一任网络司令部司令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中将兼任。此后美军网络司令部一直与美国国家安全局设置于同一地点,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网络司令部司令。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英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